首页 本刊简介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本刊目录 过刊目录 本刊启事 读者留言 投稿指南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
构建以马克思主义为核心的哲学话语权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6-03-02  【打印】【关闭

  一、当代中国话语权问题提出的背景

  基于20世纪西方哲学的“语言学转向”,话语问题日益受到学术界的广泛关注。近年来,话语和话语权在中国已经不仅仅是语言哲学的研究主题,它在一定层面已经成为国内整个学术界的热门话题。概括起来,其背景大致有以下几点:第一,对话和沟通成为了当代世界的主流。伴随着现代化和全球化的进程,差异性共在在今天已经成为了一个基本的经验性事实,如何实现差异性共在则是整个时代的共同问题。要实现良好的差异性共在,沟通和对话无疑是最佳的选择。因此,话语和话语问题就必然凸显出来。第二,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发生了巨大变化。随着近几十年中国国家实力的显著提高,中国已经开始发出声音并承担了越来越多的国际责任,但我们还没有把发展优势很好地转换为话语优势,即我们的国家实力与话语权不对称,这极大地影响了国家形象的塑造和国家利益的维护。第三,马克思主义话语体系受到了各种挑战。中国道路是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引下走出来的,我们是否能讲好中国故事的关键是能否从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出发来理解当代中国的历史、现在和未来。但是,正如许多学者指出的,在现代化、西方化、多元化、市场化、学术化乃至于传统化的各种潮流中,马克思主义话语体系被边缘化。当一种对于理解“中国道路”来说处于核心地位的话语体系被边缘化,就不可能真实而有力地言说中国道路和中国故事。

  究其根本,一种话语体系的根基是哲学,关于话语权的讨论最终必然落脚于哲学话语权的建构。因此,构建当代中国的话语体系就是要构建以马克思主义为核心的哲学话语体系。

  二、马克思主义话语体系的现实困境

  从字面理解,“权”包含权利和权力的双重含义,话语权则是话语主体说话的权利及其话语的有效性与影响力的统一。在对话与沟通成为主流的当代世界,无论话语主体的大小、强弱都拥有平等的说话权利,但不同话语主体所拥有的话语权力却是不同的。这是因为话语权力是由两个方面决定的:话语主体的实力和话语本身的质量。当代中国话语权的增强是在国家实力的强大支撑上实现的,而西方的话语霸权则是建立在其经济社会的发展远远超越其他地区与国家的基础之上。

  话语的质量,即话语的概念、逻辑、表达方式所形成的有效性和影响力。事实上,当我们说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陷入低潮的背景下、在与上述各种潮流的碰撞中,马克思主义话语体系出现边缘化的趋势时,这并不是说我们没有说话的权利,而是说我们话语的有效性和影响力在弱化,即我们通过话语来影响他人和实现自身意图的能力不够。其表现就是:在国际上,我们拥有说话的权利,也试图去表达自我和影响他者,但我们仍常常自说自话、自言自语、自娱自乐,我们的话语难以被他者理解与接受(当然其中还夹杂着复杂的意识形态和国家利益的原因),结果是中国形象要么模糊不清,要么被西方化甚至“妖魔”化。在国内,马克思主义话语在形式上拥有最高的话语权,但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对大众的说服力则受到极大挑战。如前所述,我们的问题是国家实力与话语权力的不对称;进一步说,以马克思主义为核心的话语体系的话语质量需要进一步提升。

  毋庸讳言,外在的各种挑战固然给马克思主义话语体系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它们是马克思主义话语体系边缘化的重要原因,但是,我们最应当反思的是如何提高马克思主义话语体系的话语质量;我们应当正面这样一个事实:面对当代中国的新变化,因为我们没有真正形成可以讲清中国故事的概念、范畴体系,也常常缺乏合乎逻辑与适当的表达方式,在各种外在挑战中就有可能自弃阵地、自乱阵脚。

  相关链接
借鉴期待视野理论破解高校思政课教学困境* 2014-11-25
                       
Copyright @ 2012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