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刊简介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本刊目录 过刊目录 本刊启事 读者留言 投稿指南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与历史
诚信制度有效运行的道德基础*
——浅论公民道德责任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5-10-30  【打印】【关闭

  人类社会的秩序在一定程度上是通过各种规范性的制度建构的。制度在人类社会生活中无处不在。社会上大多数成员虽不关心甚或不追问制度规范的来源和合法性问题,但他们每天都在践行一定的制度。社会成员践行制度,一般有两种状态:一种是迫于制度要求的客观性、惩罚性而遵守;另一种是认同制度的正当性而自觉践履。前者是“制度规范”于人之外,后者是“制度规范”于人之内。一个是他律,一个是自律。诚信制度作为一种协调社会利益关系的客观要求,唯有超越制度的外在性成为内化于人们心中的法则,才会富有成效,而公民道德责任则是促进诚信制度为社会成员普遍认同和践行的道德基础。

  一、现代物质主义、工具主义、后现代主义对诚信制度的消解

  现代物质主义对诚信价值的挑战。现代性引发的社会变革和精神变革是巨大的。现代社会在经济领域取得的成就是辉煌的,显著的,且是无可置疑的,但它对人的心理和精神世界的影响性质则不能一概而论,要分而论之。人类与传统社会告别与断裂,不仅是实行了有别于自然经济的市场经济体制,在科技助力下经济效益极大提高,人们物质富裕,建立了科层组织,推行社会治理的法治化,而且社会价值体系及其支撑系统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传统社会的价值体系受到了动摇乃至颠覆。在现代工业化过程中,物质追求、物质占有、物质享乐的物质主义成为世俗社会人们成功与幸福的一种主要价值观,表现为失去宗教敬畏和天道信仰的人们,忽视精神生活,热衷于物质欲望的满足和生命体的感官享乐,顺服于物质占有欲望的驱动,以致于个人感官享乐的放纵、个人趋利的放任,产生了大量的失去精神追求的利己主义的物质人。对此,美国过程哲学家斯蒂芬·劳尔说:“现代性最大的问题是高分贝地讴歌物质生活而贬低精神生活,贬低我们的人性。……他们所关心的唯有自己的物质幸福,即便自己的道德幸福和精神幸福也无暇他顾。”[1]许多人只知道物质上“要什么”却不管精神上应该“追求什么”。物质主义引致的这种“精神价值缺场”和急功近利的盛行,在一定程度上,必会导致社会成员忽视或无视诚信道德价值及其遵守诚信制度的意义。一旦人们的思想和行动为“物质利益”宰制,完全推崇物质财富的占有和享受,不仅会直接诱致欺骗失信牟利行为的发生,而且会导致诚信价值失落,从而削弱社会成员诚实守信的道德欲望和道德荣誉感。道德欲望和荣誉感是人们信守诚信制度的内驱力,人们一旦践行诚信制度的内驱力不足,就会漠视诚信制度的合法性和权威性,直至背离和践踏。

  现代工具主义对诚信价值的挑战。现代社会的工业化、市场化、科技化,使“价值理性(Rational Value)”与“工具理性(Instrumental Reason)”呈分离与悖论态势。现代社会普遍商业化所形成的人与世界的物化关系,颠倒了人的生命存在的价值逻辑,有用价值具有了价值优先性,排在了生命价值序列之前,亦即市场经济的实利价值取向越益主宰着人们的行为选择。要而言之,在当代社会,“工具理性”不仅征服了自然界,而且征服了人的世界,主宰了人的生活和心性,表现为与“意义”“合目的性”为特征的“价值理性”受到排挤,“工具理性‘反客为主’,遮蔽、消解和否定了价值理性” [2]。工具理性对人们的思想和行为的主导,形成了有利就图、有利就做、有利就干的实践逻辑。世界本来的价值序列应该是“价值理性”支配、衡量“工具理性”,而现代性对“工具理性”的推崇所导致的“工具理性”对“价值理性”的“谋杀”和“消解”的结果,是“价值理性”被轻视和抛弃,并导向了价值虚无主义。工具应有的“意义”被解构了,现时利益最大化成为人们追逐的目标。至于这种现时的利益是否合乎长远利益、是否合乎社会的公平正义、是否合乎人生的目的,已不再追问了。在做事不再考虑“社会意义”“正当性”而单问功利、功效的社会中,诚实守信的义理性和公理性就会受到漠视和排挤,由之,不可避免地会导致诚信制度的弱化,甚至会发生遵守诚信制度有利可图就做、不能带来预期利益就违背的现象。这种受物化行为逻辑支配的价值取向,无疑会抹杀诚信道德的价值理性,使诚信制度蜕变为谋利的工具。一旦诚信制度变成了受利益宰制的工具,诚信制度的“天理”“天道”“自然法”的神圣不可侵犯性就会受到挑战,诚信制度的普遍规制性将难于实现。

  后现代主义对诚信价值的解构。我国社会正在经历现代性与后现代性的双重洗礼。现代性抛开的是作为神的“天或上帝”,迎来的是资本的“上帝”,我国不仅要面对现代性的“物质化”“工具化”的挑战,而且也要遭遇后现代主义的冲击。后现代主义对理性、权威的否定与质疑,对个人感觉、经验、意愿、喜好的推崇,导致无中心意识和多元价值取向。后现代主义“对‘理性、逻辑和秩序’的排斥,对同一性、统一性、普遍性、中心性的反对,对‘价值、意义、标准’的解构,对个人感受、经验、特殊性的强调”[3],必会导致对现有的社会价值标准的蔑视,直至沦落为一种价值相对主义。后现代主义颠覆社会最核心的信念和规范,瓦解社会共同价值观,将会动摇社会诚信制度所维护的人类普遍的诚信道德信条。质言之,现代社会个体的“原子化存在”方式以及后现代主义对个性、感性、感觉的彰显,在客观上无不对诚信制度的权威性构成威胁,因为它强调个人的感觉与价值标准的特殊性。在这种缺乏“意义”世界支撑的跟着感觉走的价值相对主义社会中,诚信制度的客观性和普遍性一旦受到肢解,机会主义的“选择性诚信守法”将会泛滥和蔓延。

  相关链接
                       
Copyright @ 2012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