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刊简介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本刊目录 过刊目录 本刊启事 读者留言 投稿指南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与历史
《历史的教训》一书对我国反腐的启示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5-04-25  【打印】【关闭

  《历史的教训》一书是杜兰特夫妇有关人类文明史的一系列丰厚研究成果的高度浓缩和凝练。所研究的终极问题是人、人性、人类行为的本质,其研究方法具有多维性(主要是历史、世界和多学科三个维度)和广阔性,结论或成果亦十分丰富。这样一项研究,自然不会拉下人类的腐败和反腐败问题。本文正聚焦于此,介绍相关内容,分析其对我国反腐败工作的启示。

  一、书中的相关观点或成果

  正如书名所言,《历史的教训》一书主要的结论性贡献是关于人类文明史上的一系列教训或教益,这些教益对人类未来的文明演进来说是至为重要的。关于腐败和反腐败问题,只是在书中的若干地方零星地涉及。即使这样,我们仍可以梳理出一些较为清晰的、重要的观点,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1.腐败乃人类的主要罪恶之一

  《历史的教训》一书研究的是人类文明史。可真实的人类文明却并不都是文明和进步,同时相伴有很多的黑暗和罪恶。人类的罪恶很多,例如战争、种种的犯罪、风气不良等等,其中当然包括腐败问题。

  腐败罪恶具有多面性。它既是一种犯罪,也影响和侵蚀社会风气,使社会丧失诚信、道德,甚至让一个心智健全的人完全丧失良知。这种道德上的危害是最核心的,由此蔓延开来,散布到多个领域,产生不同的危害表现。在政治领域,就会演变为政治风气、官风、官纪的不良甚至是败坏,让政治和政府丧失公信力,严重的可导致一个政权的灭亡。这就是人们可频繁观察到的腐败的政治危害。腐败的道德危害同样会在社会、经济领域中显示出来,后果也同样的严重。社会危害以直接牺牲人类的幸福为代价,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和谐、友爱被不信任、敌意、冲突所取代。我国持续严重的医患冲突就是一个典型的表现。经济危害就是交易成本高企,经济效率严重下滑。

  把腐败现象明确归为人类的罪恶之一是很重要的。人们在这个方面达成共识,是全面合作反腐,无论是在一国之内,还是在国际上合作反腐的坚实基础。不幸的是,腐败有利的论调却一直存在,为此作证的努力,包括严谨的研究活动也一直在进行。

  2.腐败罪恶具有顽固性和反复性

  影响腐败罪恶顽固性和反复性的因素可能很多,但深层的原因主要还是根植于人性。在杜兰特夫妇看来,人性具有两个方面的特点,一是双面性,二是变化的缓慢性。人性中同时具有善和恶、好和坏、积极和消极两个面向。他们认为,人性是人的本能所形成的习惯以及伴随着的各种情绪的总和。在他们所列出的人的性格元素表中,无论是关于本能、习惯还是情绪,都从积极和消极两个维度进行了描述。另外,尽管从理论上讲,在历史的长河中,人性一定会有所改变,但人性的变化却是极为缓慢的。就已知的历史来说,人性并未发生多大的改变。

  更具体地说,腐败根植于人性中的消极层面,特别是人性中的自私、贪婪、欲望、好色、妒忌、攀比等等。由于人性变化极其缓慢的特点,就决定了腐败现象的顽固性,决定了人类社会难以在短期内将其彻底铲除。

  3.反腐败上的实质进步不容否认

  虽然腐败具有顽固性和反复性的特点,但人们完全不应该就此选择宿命论,放弃反腐败努力。事实上,人类在反腐败方面的进步不但有,而且还是实质性的。这种反腐败上的实质性进步是整个人类文明进步的一个缩影。

  人类文明在不断地经历着周期性的繁荣和衰退,但从人类文明史演进的历史长河来看,人类文明进步的趋势是较为肯定和明显的(第十三章)。文明是一个复杂的概念,在文明的许多层面,可能都进展缓慢、甚至看不出变化,例如人性、人类幸福,但人类文明进步的总体趋势是令人乐观的。为了解释这一文明进步趋势,杜兰特夫妇还给“进步”下了一个狭义的定义,即:人类增加了对生活环境的控制。人类之所以能在生活环境控制方面有明显的提升,其手段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世俗制度,二是科学技术。在人类文明史上,特别是进入工业文明之后,世俗制度和科学技术都有了长足的进步。人类的世俗制度文明取得了日益丰富的成就,其中的杰出者即法律(或法治)、教育和民主制度。人类的世俗制度和科学技术进步相互结合,使人类对生活环境的控制程度即文明进步程度得以提升。

  进入工业文明以来,人类在反腐败方面也取得了实质性的进步。这种实质性进步已经被一些国家或地区所证实。亚洲的两个样板,新加坡和香港,就是得到广泛认可的例子。反腐败的一个理想境界或终极目标是实现“三不”,即做到让人们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新加坡和香港在“三不”的每一个方面的成就都是显著的。这些实质进步坚定了人类最终全面战胜腐败的信念!

  相关链接
大力推进依法反腐的制度性措施与建议 2015-01-06
我国纪检监察机关的职能转变* 2014-08-24
                       
Copyright @ 2012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