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刊简介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本刊目录 过刊目录 本刊启事 读者留言 投稿指南
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推荐
过渡性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历史方位*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9-04-02  【打印】【关闭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倡导国际社会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党的十九大报告再度呼吁:“各国人民同心协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1]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已经成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重要内涵。人类命运共同体在理论上可以溯源到马克思的共同体思想。在马克思看来,从资本主义“虚幻的共同体”迈向共产主义“真正的共同体”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但“真正的共同体”是理想状态的自由人的联合体,实现这一理想必然会经历漫长的历史过程。从历史方位看,人类命运共同体可以视为承前启后的过渡性共同体,是通向自由人的联合体的必要准备和必经之路。

  一、“真正的共同体”是最理想的共同体

  马克思毕生关注人和人类命运的问题,而共同体则是马克思观察和研究人类历史、思考人类命运、阐释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重要范式。根据人的发展状态和解放的程度,马克思提出人类历史依次经历“人的依赖状态”“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社会状态”和“自由人的联合体”三种社会形态。[2] 三种社会形态本质上都是共同体,即“自然形成的共同体”“虚幻的共同体”和“真正的共同体”。

  “自然形成的共同体”是共同体的早期形态。原始人劳作的目的在于维持自身的生存。人与共同体之间形成了一种高度依赖的关系。正如马克思所说:“我们越往前追溯历史,个人,从而也是进行生产的个人,就越表现为不独立,从属于一个较大的整体”。[3] 只有在共同体中,个体的生存才可能得以保障,共同体仅代表着社会成员的共同利益,但由于生产力水平低下,个人只有依附于共同体才能生存,这必然造成共同体对个人的绝对控制。这样的共同体只是满足了人的最基本的安全需要,不仅谈不上实现人的自由和全面发展,反而极大地压抑了人的个性、尊严和价值。这样的共同体显然不是理想的共同体。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社会财富的不断增加为不劳而获的剥削行为提供了可能,部分社会成员占有剩余产品的机会不断增大。在追求物质财富动机的驱动下,自然形成的共同体便土崩瓦解,取而代之的是市民社会。表面上看,资本主义国家代表社会公共利益,它是凌驾于社会之上的力量,获得了共同体的外观,但从本质上看,资本主义政治共同体是“虚幻的共同体”。这是因为:第一,共同体保障少数人的利益。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由于存在着阶级对立,在马克思看来,国家并不像黑格尔所说的那样是“伦理观念的现实”,它只是保障资产阶级财富和利益的机构。“这个理性的王国不过是资产阶级的理想化的王国;永恒的正义在资产阶级的司法中得到实现;平等归结为法律面前的资产阶级的平等;被宣布为最主要的人权之一的是资产阶级的所有权;而理性的国家、卢梭的社会契约在实践中表现为,而且也只能表现为资产阶级的民主共和国”。[4] 对被统治阶级的广大人民而言,这种共同体无疑是“虚幻”的共同体。第二,普遍利益对多数人而言是虚幻的存在。在马克思看来,资产阶级在上升为统治阶级时,必然要“使自己通常的利益具有一种普遍的形式”。[5] 尽管国家拥有公共权力,但国家共同体所代表的绝非全体社会成员的共同利益,所谓“普遍利益”只是虚构的。对于社会大多数人而言,个体特殊利益的让渡换来的只是自身利益的异化存在。第三,多数人获得的是“虚幻”的个人自由。近代政治革命完成了政治国家与市民社会的分离,催生了社会的个体主义特征,但“个人自由只是对那些在统治阶级范围内发展的个人来说是存在的”。[6] 绝大多数人的自由因为没有财产权的支撑,实际上处于失去自由的状态。在资产阶级社会,所谓自由就是自由贸易,自由买卖,“对于被统治的阶级来说,它不仅是完全虚幻的共同体,而且是新的桎梏”。[7]

  马克思认为,人的解放只有在“自由人的联合体”中才能实现,这样的联合体才是“真正的共同体”。这是因为:第一,真正解决人和自然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马克思认为,共同体就是人类的“生活本身”,共同体是人存在的前提。“自然形成的共同体”和“虚幻的共同体”虽然具备了共同体的形式,但并没有真正体现出共同体的意义。只有在“真正的共同体”中,“个人才能获得全面发展其才能的手段,也就是说,只有在共同体中才可能有个人自由”。[8] 第二,为每个人、所有人的全面发展创造了条件。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恩格斯指出:“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9] 马克思认为,未来的新社会是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的新社会,在共同组成的联合体中,社会全体成员有计划地利用生产力,让社会生产满足所有人的需要,让所有人共享集体创造出来的福利。这就决定了未来理想社会必须依托于高度发达的社会生产力。否则,“真正的共同体”只能是空中楼阁。第三,实现了个人利益与社会利益的有机统一。在马克思看来,“真正的共同体”实现了特殊利益与共同利益的趋同。关于趋同的逻辑和路径,马克思认为:“不是重新建立私有制,而是在资本主义时代的成就的基础上,也就是说,在协作和对土地及靠劳动本身生产的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的基础上,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 [10] 在这样的共同体中,每个人对生产资料都拥有所有权,劳动者占有自身的劳动产品,社会共同体与个体在利益上的矛盾和冲突获得了解决,实现了个体特殊利益与社会共同利益的有机融合和完全统一。第四,个体充分实现了个性的自由发展。个性自由是“真正的共同体”的价值取向和目标导向。正是在这种“个人”与“共同体”的互为条件和交互关系中,人与自然、小我与大我、自我与他我、个人与社会等在此都实现了本质的统一。[11] 这样的联合体完全超越了阶级的狭隘眼界,个体在联合中摆脱对人、对物的依赖,每个人的个性得到了充分的张扬。在这种共同体中,所有人命运与共,每个人的自由发展与其他人的自由发展息息相关。“人终于成为自己的社会结合的主人,从而也就成为自然界的主人,成为自身的主人——自由的人”。[12]

  

  相关链接
                       
Copyright @ 2012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