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刊简介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本刊目录 过刊目录 本刊启事 读者留言 投稿指南
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推荐
应对中美关系逆境需要有大局观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8-12-10  【打印】【关闭

  随着特朗普政府对华战略转向以及中美经贸摩擦的不断升级,对中美关系持悲观论的声音越来越大。其理由是,特朗普政府要同中国进行战略竞争已经是铁了心啦,中美掉进“修昔底德陷阱”或“冷战陷阱”已不可避免,而中国同美国的实力差距又决定中国在这场战略大博弈中少有胜算。

  笔者以为,观察中美关系应当有更宽广的视野。回顾苏联东欧剧变之时,美国率领西方阵营试图对中国“以压促变”,当时各种悲观论甚嚣尘上。对此,邓小平提出要冷静观察。他指出:“世界上矛盾多得很,大得很,一些深刻的矛盾刚刚暴露出来。我们可利用的矛盾存在着,对我们有利的条件存在着,机遇存在着,问题是要善于把握。”邓小平为我们提供了观察国际局势的方法论,这就是大局观。

  如果仅从中美两国来看,中国确实优势不多。但是,中美仅仅是国际大舞台上的两个角色,尽管是最重要的两个。在这个大舞台上,还有190多个国家和众多的非国家行为体,它们不是观看中美博斗的观众或啦啦队,而是舞台上的表演者。它们的作为会对中美关系带来重大影响,构成中美博弈的外部环境。如果拿GDP来衡量,中美两国的GDP之合只占全球的40%多,其余近60%就代表其他角色的力量。研判中美博弈的态势,除了看两国的实力对比外,还要看其他60%力量的向背,是得到它们多数的同情和支持,还是反之。正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当前美国政府中鹰派势力虽然试图将中国塑造成美国的头号战略竞争对手,但是美国同俄罗斯的战略矛盾仍然难以化解,同伊朗还处于敌对状态,在中东乱局中也很难完全脱身。多重战略对手必然分散力量。美国同多国搞贸易摩擦,使其利益受损,尽管美国努力同欧、日、加、墨等国家和地区也加强协调,试图拉拢它们一同在经贸上压制中国,但是美国的极端利己主义行为促使它们很难与美国同心同德。日本安倍政府近期的对华外交就表明了这一点。

  当今世界正处在多极化和非极化时代。无论大国还是中小国家都更加倾向于独立自主处理对外关系。大国谋求成为未来多极世界中的一极;中小国家致力于在国际竞争中更好维护本国利益,并在国际舞台上获得更有利位置。土耳其埃尔多安政府、菲律宾杜特尔特政府的“疏美”倾向,并不是这些领导人要刷存在感,而是顺应非极化大趋势。美国还想像冷战时期那样号令盟友,恐怕只能是一厢情愿 。

  当今世界正处在和平与发展的时代。在大国博弈中,谁能顺应潮流,为世界和平与发展多做贡献,谁就能得道多助。特朗普政府高举“美国第一”大旗,大行保护主义、单边主义,与世界和平与发展的要求完全相背,已经越来越成为“失道者”。不仅国际社会的正义力量批评美国,就连美国的自由派也认为特朗普政府的一些做法正在破坏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是在削弱美国的软实力。

  当今世界正处在全球化时代。在全球化的作用下,国家之间的联系已经越来越紧密,越来越相互依赖。就拿中美两国来说,两国在经济发展、全球治理、金融安全、军事安全、防止核扩散、打击恐怖主义、应对气候变化、网络安全等诸多领域存在着广泛而深厚的共同利益。这种相互依赖有着强大的动力,是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美国鹰派要同中国“经贸脱钩”,甚至全面对抗,谈何容易?!

  当然,可利用的矛盾、机遇存在着是一回事,是否善于把握则是另一回事。“危”与“机”总是相伴而生。当年苏东剧变、西方联手制裁中国,可算危机甚重,但邓小平用韬光养晦方针和启动新一轮改革开放,不仅使中国转危为安,而且还迎来中国经济快速发展。把握机遇需要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发展与安全两件统筹协调,关键是发展自己、改革自己。

  (刘建飞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

  相关链接
                       
Copyright @ 2012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