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刊简介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本刊目录 过刊目录 本刊启事 读者留言 投稿指南
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推荐
《慈善法》出台后的慈善走向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6-09-29  【打印】【关闭

  慈善是人性中的善良天使,它跨越国界、超越种族、不分性别、无关信仰,基于对生命的尊重,传递着爱的语言。近年来,我国慈善事业发展迅速,从10年前的年度捐赠不足百亿到如今迈入千亿级别,是社会爱心与善行不断激发的结果。然而,一些以慈善之名、行敛财之实的事件,也曾一度让处于快速发展中的慈善事业陷入信任危机。爱心需要呵护,善行需要维护,慈善需要规范,《慈善法》应运而生。

  9月1日正式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是我国首部慈善领域的专门法律,它的出现是管理者、学者、从业者共同呼吁十余年的结果,弥补了慈善领域基本法的空白,预示着一个依法行善、以法兴善时代的到来。纵观近年慈善领域的热点事件及《慈善法》的具体规定,《慈善法》出台后的慈善事业仍将在高大上和接地气两个维度并行不悖,同时慈善事业的专业化水平也有望进一步提升。

  “高大上”的慈善事业,面向日益壮大的富裕阶层。改革开放近40年,一部分人已经先富了起来,并且数量逐渐增多。当财富的积累已经无法再有效提升个人幸福感的时候,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开始投身慈善事业,追求精神的富足,并且日渐成为一种风尚。由此,慈善也被称为“第三次社会分配”,是富人在道德的驱动下对穷人的帮助与救济,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起到缩小两级分化、调节贫富差距的作用。当前,中国大量新兴富裕阶层热衷慈善,客观上也起到了促进社会和谐的积极作用。新出台的《慈善法》在推动富人慈善上显然又添了一把柴,在保留既有相关税收优惠政策的基础上,不仅列专章定义和规范慈善信托,而且将《信托法》中设立慈善信托的审批制改为备案制,推动力度可见一斑。社会对此也是反响热烈,在《慈善法》实施首日,多家信托公司推出慈善信托产品。由此可见,随着相关政策的进一步完善,慈善信托将成为大额慈善捐赠的重要渠道,也许目前中国富商在海外设立的慈善信托也有望回归本土。

  “接地气”的慈善事业,面向公众。邻里之间守望相助是中国传统公众慈善的写照,互联网将这一慈善传统无限放大。身处北京的A君通过“轻松筹”可以随时为西部患病的B君捐款;上海的C君每天坚持走四万步为了在 “运动捐步”中为远在边疆的D君捐助一顿午餐……聚沙成塔、集腋成裘,众人之力在互联网时代一点不亚于任何富豪。去年首个99公益日,3天时间就有205万人次在腾讯公益平台上捐出1.28亿,令人振奋。为此,《慈善法》专门将互联网募捐纳入管理范畴,护持公众的点滴善举,推动“互联网+慈善”的健康持续发展。除了捐款捐物外,公众通过志愿活动捐时间、捐服务也是慈善的重要形式。《慈善法》在“慈善服务”专章集中规范了志愿者参与服务的权利和义务,保障了志愿者的合法权益,未来志愿服务有望在法律的规范与促进下进一步发展。与此同时,《慈善法》还规定9月5日为“中华慈善日”,普及慈善文化,倡导全民参与,使慈善理念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互促进,在社会上营造积极向善的慈善氛围。由此可见,在《慈善法》的推动下,慈善有望更好地融入公众日常生活,成为大众的价值理念与生活方式。

  “专业化”的慈善事业,慈善组织蓬勃发展。慈善组织是慈善事业专业化发展的关键。捐助者与受益者分离,由慈善组织作为中介,在供给与需求间相互匹配,最大化慈善资源的社会效益,是现代慈善的特征之一。为此,《慈善法》不仅针对“慈善组织”设有专章,而且通篇都与慈善组织相关。在对待慈善组织的态度上,《慈善法》体现了既要发展也要监管的原则。发展是必要的,虽然近年来我国慈善组织增长很快,但慈善事业想要进一步向专业化方向推进,仍需更多慈善组织的支撑。监管也是必要的,弗里德曼曾说:“花别人的钱为别人办事,最不负责任”。慈善组织恰恰就是花着捐助者的钱办着受益者的事,如何使其负起责任,亟需严格监管。但发展与监管间如何平衡,在一些关键性问题上,如:登记注册、税收优惠等,《慈善法》欲说还羞。

  由此可见,《慈善法》的出台势必为慈善组织带来一个发展的春天,但这个春天究竟有多明媚,还取决于各项配套政策的具体规定与各地的操作实践。

  (郑 琦:中央党校党的建设教研部副教授)

    

  相关链接
                       
Copyright @ 2012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