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刊简介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本刊目录 过刊目录 本刊启事 读者留言 投稿指南
当前位置:首页 - 民主与法制
理解党内法规与国家法律关系的三条进路*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7-05-06  【打印】【关闭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总目标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形成完备的法律规范体系、高效的法治实施体系、严密的法治监督体系、有力的法治保障体系,形成完善的党内法规体系”。这一表述被学界称为“四加一”,即前面四个体系之间用的是顿号,党内法规体系前面用的是逗号。这一表述明确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与党内法规体系之间的包含关系,但是也再一次引发了长久以来讨论的党内法规与国家法律之间的关系问题——“四加一”的表述是否意味着将党内法规纳入到国家法律、如何理解国家法律和党内法规之间的关系?对于这个问题,大致有以下三条理解进路:

  一、党内法规是“软法”

  “软法(soft law)”的概念起源于西方国际法学,是个舶来品。上个世纪80年代,软法作为一个本土概念开始独立形成并走向不同于西方的另一个方向,其中在国内公法学界成了一个新的学科生长点。传统上,国家和法密不可分,这种“国家—控制法范式”的法理论对法的界定与解读,在国家垄断公权力的时代应该说还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时法现象的客观真实,从而具有一定的正确性。然而,“这种法范式将国家当做法制化的唯一轴心,强调法规范的国家性法逻辑的对抗性和法秩序的强制性……这种法范式虽然长期以来居于主导地位,但伴随着多中心的强调合作共赢、尊重不同主体性的公共治理模式的崛起,这种传统的法范式陷入了严重危机之中,一种与公共治理相适应的回应型法开始取而代之,国家—控制法范式正在成为过去时”。[1] 而这种所谓“回应型法”正是与国家法相对应的“社会法”,与“硬法”相对应的“软法”。软法不仅以不同于硬法的方式体现法律的基本功能,而且还通过弥补硬法不足与引领硬法变革等方式来推动公法制度结构的均衡化,并依靠其协商性来推动公共治理模式的确立,依靠其实效性来强化法律权威,依靠其经济性来节约法治与社会发展成本,进而推动公域之治与法治目标的全面实现。[2]

  分析党内法规和国家法律的区别可以发现:制定主体和制定程序上,国家法律法规是由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国务院等根据《立法法》规定的程序制定的,党内法规是由省级以上党组织按照《中国共产党党内法规制定条例》规定的程序制定的;实施方式上,国家法律法规主要依靠国家强制力保证实施,党内法规主要以党的纪律作为实施保障;适用范围上,国家法律法规适用于一切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党内法规适用于党组织和党员;调整对象上,国家法律法规主要调整社会关系和社会秩序,党内法规主要调整的是党内关系和党内生活。由此可见,党内法规表现出了创制方式与制度安排的弹性、实施方式的非国家强制性、法律位阶的不甚明显、实现法律效力的非司法中心主义等软法的个性特征。于是,有学者指出,剖析党内法规的一般特征,其基本定位应该属于社会法和软法,而非国家法和硬法。[3]

  然而,软法理论并不能很好地解释党内法规与国家法律之间的关系。其一,软法理论本身存在缺陷。软法理论把“法”概念转换成从无论制定主体还是表现形式都纷繁多样的社会规范中抽象出来的一般概念,最终将所有行为规则涵摄进一个无所不包的整体性的法体系。[4] 但是“形成抽象概念,特别是那些抽象程度日益升高的概念,虽则很可以帮助提纲挈领(因而借助它们可以赋予大量极度不同的现象相同的名称,并作相同形式的规整),然而这些概念的抽象程度越高,内容就越空洞。”[5] 也就是说,如果有规范效力的规范都可称之为法,那么对于理解法没有太大意义。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软法除了带来分类学上的意义之外,并不能提供更多知识供给。其二,软法理论解释不通党内法规。软法理论认为,理解是不是法不能仅仅从传统的是否由有权机关制定、是否有国家强制力保证实施来做判断,而是应该从实质内容上做区分。然而党内法规虽然不是所谓“硬法”,但是实质内容上讲效力很强,甚至比“硬法”还“硬”。[6] 此外,从理念上来讲,软法侧重于设定非强制性公共治理行为模式,强调放松管控,偏重柔性管理、更具弹性和灵活性、更重激励。[7] 但是,我们党从十八大以来,根据国内国外两个大局的发展变化,从加强自身主体锻造出发,强调“打铁还需自身硬”,提出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举措,而为了保障和落实推进全面从严治党的党内法规,虽然并非只有纪律和统一,党员权利和自由氛围也要保护,但是党内法规的总体理念是注重硬、刚、惩,所以,软法理论对党内法规理念的阐释既不全面,也未能抓住重点。[8]

  相关链接
党内法规体系的理论建构 2017-05-07
正确把握国家法律与党内法规之间的关系* 2017-05-05
                       
Copyright @ 2012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