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刊简介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本刊目录 过刊目录 本刊启事 读者留言 投稿指南
当前位置:首页 - 马克思主义论苑
关于推进都市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几点思考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7-03-03  【打印】【关闭

  都市马克思主义或从马克思主义视野研究现代都市问题是一个真问题、大问题,更是一个紧迫的问题。推进都市马克思主义研究必将使我国马克思主义研究获得一个重要的理论增长点,也必将对我们的城镇化建设、都市社会治理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立足当下中国,对进一步推进都市马克思主义研究提出四点意见。

  第一,尽可能缩短从译介借鉴到自觉建构的进程。都市马克思主义是舶来品,翻译、介绍西方都市马克思主义代表人物的代表著作无疑是开展研究的第一步,是都市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从无到有或从自在到自觉的关键一步。但是,翻译、介绍决不是为了“占地盘”“插旗子”,更不是把都市马克思主义当一个学术“景观”来围观以满足求新、猎奇的学术癖好,而是为了构建出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都市马克思主义。这不仅是学术发展的一般规律,也是马克思主义自身品格和我们国家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本质要求,还是中国城市发展的现实呼唤。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历了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速度最快的城镇化进程,城市工作实践所呈现出来的多样性、丰富性、复杂性是任何一个西方国家所无法比拟的。显然,简单套用西方都市马克思主义,无论是用中国的实践去例证西方都市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还是用西方都市马克思主义来指导中国的城市工作实践,都是不匹配甚至是滑稽和荒谬的。在这个意义上,西方都市马克思主义并不一定提供了问题的答案,而是提供了一个正确的问题和看这个问题的视角,其真正价值或许更多在于一种启示作用,启示我们看到都市问题和从马克思主义观照都市问题的极端重要性。在当下中国,一方面城市建设的实践远远走在了理论的前头,另一方面政治理论政策的研究又远远走在了学术研究的前头,中央关于新型城镇化、城市工作的一系列理论、政策所蕴含的思想,并没有得到全面、系统、有效的学术阐释与提升。因此,当下中国关于都市马克思主义的研究,我们更多、更迫切需要做的是直接面对中国都市问题本身,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借鉴但不受限于西方都市马克思主义的论域、范畴和理论,激活和运用人类一切关于都市问题的积极成果,尤其是要充分吸收、升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中关于城市建设的成果,自觉加快构建当代中国自己的都市马克思主义,不仅要使之成为世界都市马克思主义中的中国流派,而且应该有引领世界都市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的抱负和自信。

  第二,夯实中国都市马克思主义研究的本体论基础。构建当代中国都市马克思主义的重要标志是拥有自己的一套理论体系、范式。这个理论体系、范式既要超越西方都市马克思主义,又要充分吸收和反映中国关于城市建设的理论与实践成果。同时,这套理论体系、范式必须具有内在与外在的合理性:所谓内在的合理性是指自觉坚持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立场、方法,与马克思主义既有思想是贯通和自洽的;所谓外在的合理性是能对中国城市化的经验作出合理的解释和有效的指导。目前,从西方译介过来的都市马克思主义,虽然聚焦于空间生产,但其研究的方法、切入的角度各异。即使在借鉴的意义上,何为都市马克思主义,中国的都市马克思主义理论有哪些重要范畴、

基本研究方法,也无疑需要一种总体性的厘清。更为重要的是,结合中国目前城镇化建设和城市工作的理论、经验以及马克思的相关思想,中国都市马克思主义不应该止于一种关于空间的社会理论,而应该拓展更宽的理论视野、开掘更深的理论基础,特别是应该开掘出使自身成为可能的本体论基础,实现理论的牢固奠基。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明确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科学发展观和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都强调以人为本、发展以人民为中心。中央尤其指出,我们推进的城镇化是新型城镇化,新型城镇化之“新”就集中体现在“以人为核心”,突出强调“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坚持人民城市为人民”“这是我们做好城市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1] 旗帜鲜明地突出了城市建设的人本性、人民性。这反映了马克思主义的本来精神,应该成为中国都市马克思主义区别于西方都市马克思主义和形形色色城市理论的根本特征。这表明,从价值论进而从存在论的高度揭示人与城市的根本关系是都市马克思主义一个极其重要的基础课题。

  马克思早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谈道:“工业的历史和工业的已经生成的对象性的存在,是一本打开了的关于人的本质力量的书,是感性地摆在我们面前的人的心理学;对这种心理学人们至今还没有从它同人的本质的联系,而总是仅仅从外在的有用性这种关系来理解”。[2] 这段话值得我们从建构都市马克思主义的角度好好研究。首先,这段话事实上划定了马克思主义研究城市的范围以及城市与工业的关系。城市古已有之,但现代意义上的城市是工业化的产物——城市不过是“工业的已经生成的对象性的存在”。尽管当今都市化出现了去工业化的趋势,但不能否认工业化对于现代城市兴起的前提作用。其次,这段话揭示了我们研究现代都市的一条本体性路径。一方面城市是工业的已经生成的对象性的存在,另一方面城市拥有自身的历史,城市也已经生成自己的对象性存在。无论从哪方面看,现代城市都是一本打开了的关于人的本质力量的书,都是感性地摆在我们面前的人的心理学。然而,直至目前的很多关于都市的研究甚至包括部分都市马克思主义的研究,还“总是仅仅从外在的有用性这种关系来理解”都市,这也是造成现代都市种种问题的本体性原因。因此,要看懂都市这本“书”、这本“心理学”,就必须从研究人的本质力量对象化即实践活动入手。被西方都市马克思主义本体化了的空间其实都是人化空间,空间生产本质上是生产关系的生产,归根结底是人的社会关系的生产。各种城市问题尤其是所谓城市病总体上可以理解为人的本质力量的异化,而都市马克思主义的重要抱负就是要努力扬弃这种异化。这应该是都市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大逻辑,空间生产及其资本批判都应该建基于和服从于这一大逻辑。

  相关链接
地方性空间生产知识 2017-03-03
“都市马克思主义”辨正 2017-03-02
西方马克思主义空间生产理论探析* 2014-07-27
城市马克思主义的问题域、空间话语与中国实践 2017-03-02
                       
Copyright @ 2012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