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刊简介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本刊目录 过刊目录 本刊启事 读者留言 投稿指南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与实践
“一带一路”战略助推我国产业资本输出*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5-09-01  【打印】【关闭

  一、 “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性质和主要内容

  2015年3月2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以下简称《文件》)就“一带一路”的时代背景、共建原则、框架思路、合作重点和合作机制等提出了原则性的构想和具体的实施措施。根据《文件》的内容,“一带一路”覆盖的范围是:丝绸之路经济带重点畅通中国经中亚、俄罗斯至欧洲(波罗的海);中国经中亚、西亚至波斯湾、地中海;中国至东南亚、南亚、印度洋。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点方向是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印度洋,延伸至欧洲;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南太平洋。据此,可以推断,“一带一路”覆盖的地区应该包括整个亚洲、欧洲、大洋洲、东非和北非(加印度洋沿岸的南非联邦),远不止很多媒体上说的50多国、近百座城市和30多亿人口。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13)提供的数据,“一带一路”覆盖的区域,面积约为7700万平方公里,人口约为55亿,经济总量(GDP)约为50万亿美元。

  按照《文件》的表述,“一带一路”不是一个实体和机制,而是合作发展的理念和倡议,是依靠中国与有关国家既有的双多边机制,借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区域合作平台,旨在借用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符号,高举和平发展的旗帜,主动地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因此,“一带一路”对相关区域经济体来说是一种合作发展的倡议;对我国来说,则是一种发展战略。

  “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是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举措。《文件》提出,要“适应经济全球化新形势,必须推动对内对外开放相互促进、引进来和走出去更好结合,促进国际国内要素有序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市场深度融合,加快培育参与和引领国际经济合作竞争新优势,以开放促改革。”经过三十余年的改革开放和发展,我国经济规模和质量已经达到了一个新阶段,国内外资源利用能力大大增强,在国际经济合作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不少企业已经在海外投资布局,外汇储备规模多年维持世界第一。2015年1月商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达到1029亿美元,加上我国企业在国(境)外的利润再投资和通过第三地的投资,对外投资规模达到1400亿美元,较实际利用外资额高出约200亿美元,我国首次成为资本净输出国。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转变,标志着我国开始步入贸易强国行列。现在我国已经有能力通过产业输出和资本输出来实现自身的技术升级和产业升级,并促进相关合作方的共同发展和共同繁荣。

  二、“一带一路”战略助推我国产业资本输出

  差异始终是发展的动力,一带一路国家区域内地理环境差异、自然资源禀赋差异、国家规模差异、文化教育差异、经济发展阶段差异、产业结构和发展水平差异是本区域合作发展的主要动力源。就我国而言,可以借助于这种差异,通过技术吸收和产业转移以提高我国的产业技术水平和优化我国的产业结构;对于发达经济体而言,可以开发更大规模的市场,缓解长期投资回报率下降的压力,为结构性改革赢得时间和社会的支持;对于其他发展中国家而言,引进技术和投资可以增加就业,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促进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

  《文件》所提出的落实措施涵盖了基础设施、贸易与投资、金融服务和文化教育科技交流等各个方面,其出发点在于造就一个全方位的包容合作的态势,促进区域相关各国和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由于区域内存在巨大的差异,为我国利用资本输出带动技术升级和产业升级创造了优越的条件。

  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建设将带来当地的经济繁荣和人民收入的增加,人员交流沟通得到加强,减少隔阂和误解,有利于我国企业将生产转移到当地。国内轻工业特别是东南沿海已经不具有成本优势的以出口为导向的制造业,以及技术十分成熟、市场占有率极高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可以抓住时机进行梯度转移。一些以进口原材料为主的产业,如石化、冶金等,可以在境外原材料产地投资设厂,以减轻国内环境消纳能力的压力。部分装备制造业的装配,也可以转移到境外,以吸纳当地劳动力和带动当地的经济发展。在此过程中间,当地的生产及生活服务业也会被带动起来。这些投资和产业转移活动将为我国经济与其他国家的进一步深度合作提供良好的条件。产业资本的转移将有利于我国平衡资本结构,减轻外汇储备压力,将庞大的货币财富转化为实实在在的资本。随着境外投资的增加,人民币将扩大在境外的使用,必然促进人民币成为境外各国的结算与储备货币,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将大大加速。从超过15%的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和遍地开花的各类投资基金来看,目前国内金融资本较为过剩,投资空间受阻,金融形态的资本四处寻找出路,一旦打开产业资本转移的空间,金融资本必将跟进,借贷资本将找到生息空间,资本市场也将可以为境外企业特别是中资资本提供融资平台,促进国内资本市场和境外产业资本的沟通联系,为我国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添加动力。

  利用资本输出可以消化既有的生产能力,为技术升级和产业转型打开空间,赢得时间。我国传统产业几乎进入了全面过剩的时代,仅依靠挖掘国内市场无法有效化解这一窘境,而通过资本输出进行产业的国际梯度转移必将成为我国产业升级尤其是化解产能过剩的重要举措。美国援助欧洲的“马歇尔计划”解决了战后美国的产能过剩,日本上世纪80年代对亚洲邻国的投资也解决了当年日本的产能过剩。如今,我国部分产业如钢铁、水泥、平板玻璃、风电设备、光伏、家电、汽车等产能过剩矛盾较为突出,部分企业资本的海外转移,不仅为国内产业留出了一定的发展空间,而且企业在海外建立生产基地、研发中心等,打造全球产业链,也可有效弥补国内产业体系的薄弱环节,有力推进国内产业结构的升级。当前,从静态的角度看,我国制造业产能基本饱和或接近全面饱和,而产业升级和技术升级面临时间和空间的双重压力。一方面,国际国内资本全面过剩,欠发达国家正在蚕食我国的传统产业需求市场,而技术先进的美国又掀起了再工业化的浪潮,在两头压缩的形势下,留给我国产业和技术升级的时间已经不多。另一方面,国内外市场需求处于缓慢增长阶段,静态地扩大市场的努力收效有限。“一带一路”战略提出了设施联通的措施,区域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大量的投资,为基建设备和材料产业创造了空前的需求规模。通过产能的转移,国内需求压力降得到释放,产业资本的盈利压力大大减轻,技术升级所需的研发资金也将得到保障,这将使我国已经严重产能过剩的产业赢得宝贵的技术升级和产业升级时间。

  相关链接
                       
Copyright @ 2012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