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刊简介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本刊目录 过刊目录 本刊启事 读者留言 投稿指南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与实践
全面深化改革的对象辨析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5-02-15  【打印】【关闭

  一、问题的提出

  关于改革的性质和目的,我们党提出两个基本观点:一是改革是一场革命,二是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

  改革是一场革命,是指要对我国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以及管理环节中不适应现代生产力发展的方面进行革命性的改变。如邓小平在1978年10月11日召开的中国工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致词中指出:“中央指出:这(指现代化,笔者注)是一场根本改变我国经济和技术落后面貌,进一步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伟大革命。这场革命既要大幅度地改变目前落后的生产力,就必然要多方面地改变生产关系,改变上层建筑,改变工农业企业的管理方式和国家对工农业企业的管理方式,使之适应于现代化大经济的需要。”[1]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则是指改革要在根本肯定社会主义制度的前提下,对其中某些方面进行修正和补充。如邓小平在1978年10月10日会见联邦德国新闻代表团时说:“过去行之有效的东西,我们必须坚持,特别是根本制度,社会主义制度,社会主义公有制,那是不能动摇的。”[2]习近平也有类似论述,例如“改革开放是党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领导人民进行的新的伟大革命”, [3]“我们的方向就是不断推动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而不是对社会主义制度改弦易张”。[4]

  从改革是一场革命的角度讲,发生革命性改变的对象是不适应我国生产力发展的生产关系、上层建筑和管理环节,自然包括制度;从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的角度讲,要肯定和坚持现行社会主义制度,发生革命性改变的对象似乎又不包括制度。

  这里便生出一个问题:改革或者发生革命性改变的对象到底包不包括传统社会主义制度?进而,我们过去三十多年进行的改革和今天提出的全面深化改革,对象到底是什么?回答好这个问题,对于科学总结三十多年的改革经验,顺利推进全面深化改革进程,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二、改革的对象不仅包括传统社会主义体制,而且包括传统社会主义制度和本质

  要回答我国改革的对象问题,最好的方法是回到我国改革的历史实践中去寻找答案。

  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初期,我们将社会主义等同于社会主义制度,又将社会主义制度理解为经济上实行公有制、按劳分配和计划经济,政治上实行共产党领导的无产阶级专政,文化上推行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一元化指导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思想文化。认为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以后,生产关系会与生产力相适应,上层建筑会与经济基础相适应,社会主义会顺利发展,共产主义会很快实现。

  但结果却是,社会主义建设屡遭挫折,社会主义成果不如人意。在此背景下,我们开始对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进行再认识,并以此为指导开始改革开放。但是,在改革启动之时,我们将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中不适应生产力发展的方面,具体理解为属于体制层面的生产管理环节,实际采取的改革措施也主要是不触及原有根本经济制度的承包责任制。后来才在实践中意识到,只改革生产管理体制,不触及所有制、分配制和资源配置制等经济制度,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生产力的发展问题。于是,又将改革从体制层面推进到制度层面,对所有制、分配制和计划经济制进行重大变革,例如允许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让一部分人和一部分地区先富裕起来、提出有计划的商品经济等。但是实践证明,如果不能实现制度的全面变革,彻底升级换代原有制度体系,仍然不能从根本上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而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将改革推进到更深层的社会主义本质层面,实现对社会主义本质认识的突破。

  于是,在经过十四年改革开放实践之后的1992年,邓小平提出了社会主义本质论,提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5]。邓小平的社会主义本质论使我们认识到,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根本目的是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从此,我们对社会主义的认识整个地、革命性地改变了——社会主义最重要、最必须坚持的是本质,社会主义制度不过是以基本制度的形式将社会主义本质概括和体现出来,而社会主义体制不过是以具体制度的形式将社会主义制度运转起来,将社会主义本质实现出来;既然社会主义制度和体制都是为体现、实现社会主义本质服务的,就应该坚持实践标准,什么样的制度和体制更能体现、实现社会主义本质,就采用什么样的制度和体制。在这种全新认识指导下,我们以完成社会主义根本任务、实现社会主义根本目的为指引,提出了用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市场在国家宏观调控下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和体制替代原有计划经济制度和体制,开始了我国经济制度与体制的全面升级换代。

  不仅经济改革,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改革也是最终在本质层面的认识上获得突破后推进的。比如,我们在“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没有法制也没有社会主义”和“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等社会主义政治本质认识的引导下,提出了党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政治制度和体制建设思路;在“努力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是“马克思主义关于建设社会主义新社会的本质要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本质体现”等社会主义文化本质的认识指引下,提出了以人为本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文化制度和体制建设思路;在“社会和谐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建设社会主义生态文明”等社会主义社会和生态本质的认识指引下,提出了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与生态文明制度和体制的建设思路。对社会主义本质认识的全面拓展,使得我们的改革进入到全面突破、全面重建和全面取得成果的新阶段,进入到将对社会主义的本质认识、制度和体制全面升级到“2.0版”的新时代。

  回顾我国三十多年改革历程,可以发现:我们先是在反思社会主义建设的基础上提出和开始体制改革,然后在积累体制改革认识的基础上将改革推进到制度层面,又在积累制度改革认识的基础上将改革推进到本质层面,最后在社会主义本质认识实现飞跃的情况下对社会主义制度和体制进行重大调整和整体重建。也就是说,我们党领导的这场改革,既包括社会主义体制改革,也包括社会主义制度改革,更包括对社会主义本质的重新认识;从根本上讲,我们的改革是以科学全面的社会主义本质认识为指引,以初级阶段国情和时代特征为依据,对原有社会主义制度和体制进行重大调整和全面重建。

  相关链接
全面深化改革与主体合力作用* 2015-05-25
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重在落实 2014-01-23
                       
Copyright @ 2012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