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刊简介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本刊目录 过刊目录 本刊启事 读者留言 投稿指南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观察
打造“一带一路”的标志性项目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6-07-30  【打印】【关闭

  自2013年9月至今,国内外对“一带一路”的认知,逐渐形成了两个群体,一个群体依然是对此一无所知,分不清“一带一路”还是“一路一带”,反美战略、过剩产能等是基本印象;第二个群体对“一带一路”有审美疲劳,一看到这四个字就忍不住翻篇,认为相关成果实在是缺乏新意。对此,不能老炒旧货,如果说2013年是“一带一路”的提出之年、2014年是规划之年、2015年是顶层设计和理论支撑之年,那么2016年就要打造标志性项目,开始用事实说话,用能够说服自己的精品案例去说服沿线民众。在这一阶段,“一带一路”要由泼墨写意进入到工笔细描。

  目前,“一带一路”建设存在四大短板:1. 缺乏服务于丝路建设的现代思路,不能总是在考古、历史遗迹以及地理上做文章。要站在世界地图面前规划“一带一路”的发展,要有国际化视野和品牌意识。2. 缺乏“舍得”的世界一流企业,要有有狼性且专注于在全球市场寻求竞争优势的企业,在“得”之前要学会“舍”,即要补齐弱项。在一定程度上,软实力是中国企业最大的软肋。3. 缺乏真正的丝路专家与智库,“一带一路”研究的门槛低,谁都能讲,但真正能抓住痛点、常在路上的专家太少。专家要服务于“一带一路”,而不是与之相反。从2013年到今天,国内外成立了诸多“一带一路”研究机构,但总体感觉是“雨后,草原上一夜之间长出一群蘑菇,但都不挺拔”。4. 缺乏标志性项目,有些项目没有“一带一路”也会做,我们要思考哪些是真正由“一带一路”孵化出来的标志性项目。

  总之,“一带一路”建设考验中国的战略定力,考验中华民族的文化底蕴,考验中国人民的精细与韧性。要打造标志性项目,首先需要明确其内涵与衡量标准。有人认为,雅万铁路是高铁建设的标志性项目、瓜达尔港是港口建设的标志性项目、卡洛特水电站是丝路基金的标志性项目、中白工业园是国际产能合作的标志性项目、莱基自贸区是海外自贸区的标志性项目等。特别是大多数国人认为,中巴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的旗舰项目。该项目全长3000公里,投资额为460亿美元,是一条包括公路、铁路、油气和光缆通道在内的贸易走廊。也有人认为,雅万高铁是“一带一路”的标志性项目,因为该项目是中国高铁从技术标准、勘察设计、工程施工、装备制造到物资供应、运营管理和人才培训等全方位走出去的第一单。但笔者认为,工程项目以及产能合作是“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要成为标志性项目看的不是体量、规模,要看其长远影响,即能不能增强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欣赏与认同。

  曾经,中国在非洲修建了很多基础设施,但我们往往只施工或提供技术支持,不参与经营,所以很多项目是惨淡经营。今天,中国帮助非洲建设铁路等基建项目不是拿来给别人看的,更不是当做旅游景点做摆设的,是来帮助非洲共享发展的。所以,不仅要帮助非洲修路,更要帮助非洲把修的铁路运营起来,中国走出海外的基建企业需要从承包商提升为运营商,由低附加值往高附加值上攀升。

  据此,笔者认为,“一带一路”的标志性项目必须实现三个结合,即有品质的卖与精准的买相结合、硬联通与软联通相结合、痛点经济学与文化经济学相结合。

  第一,有品质的卖与精准的买相结合,即供给侧改革与需求侧改革相结合。卖的有没有品质,主要看产品有没有品牌价值。例如,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末期的平谷提琴产业,曾以生产销售普及型的低端提琴为主,一两百元人民币的低廉价格和年产30万把、占世界1/3份额的绝对规模优势(90%以上销往欧美等国外市场)吸引了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客商,“薄利多销”让平谷提琴企业掘到了“第一桶金”。在今天的“一带一路”建设中,要形成国际竞争力,要获得高附加值,就不能只是卖产品,必须在品质特别是品牌上下功夫,为此要培育真正懂音乐的大师和大家,而不能“一想到中国,就是密密麻麻的工人和匠人”。一个反例是,自1895年以来,奥地利的施华洛世奇不断赢得国际知名首饰及配饰品牌的美誉,就其本质而言,斯华洛世奇卖的是品牌,而不是资源(新疆和田玉虽然一年的民间交易额高达1500亿元,但卖的是资源,而不是品牌)。

  有一种误解,即“一带一路”就是在沿线上卖产品。其实,“一带一路”不仅要卖东西,也要买东西,把中国企业和中国城市最需要的要素买回来。会花钱的企业有可能率先成为“一带一路”的标志性企业。例如,华为2015年实现销售收入约3900亿元,研发投入高达1000亿元。在科技行业,如果想要获得持续创新,走在行业的最前端,就要有足够的研发费用作支撑,企业要会花钱。在改革开放进程中,中国企业由重视能源资源、市场份额,到重视技术、资质以及国际化人才。今天,“一带一路”的优势产能很多都是当年精准买回来的,如高铁技术(“市场换技术”的方式使中国在短时间内获得了德国西门子、法国阿尔斯通、日本川崎重工、加拿大庞巴迪等高铁巨头的核心技术)。因此,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中国企业要通过“有智慧”地买,把自己最需要的买回来。

  第二,硬联通与软联通相结合,即重资产项目与轻资产项目相结合。其中,软联通,即中国的文化、理念、价值、标准、规范要走出去、走进去、走上去,让这些要素走进沿线百姓的生活中去,发挥“润滑剂”和“黏合剂”的作用。

  中资企业开拓丝路沿线市场要进行文化融入。很多中资企业在海外有项目,但不活跃,很少进行社会和文化融入,即使中资企业成功收购,文化融入不够也会限制企业的运营和管理。沿线很多国家是“小政府、大社会”,重视知识产权,认为服务及标准是有价值的(例如,银行等服务行业的角色非常重要),但中国企业往往不这么认为,且不善于同其打交道。中国企业要适应主流文化、面向主流市场,而不仅仅是侧重于输出中国文化、面向国内市场。

  中国企业目前“走出去”的很多是港口、高铁、核电、大坝这样的“重资产”项目,人们容易把瓜达尔港、科伦坡港、中巴经济走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密松大坝、中俄西线天然气管道项目、尼加拉瓜运河、克拉地峡运河等项目看作是“一带一路”的标志性项目。如此,中国将面临两类挑战:一是项目性质所自带的挑战,即“重装前行”,这些项目往往投资较大、周期较长、风险较大,受汇率影响非常直接;二是这些“重装”项目自然而然会让沿线民众以及国际舆论联想到地缘战略,认为这些项目会撬动地缘板块,由此导致中国企业直接遭遇商业风险、政治风险与人员风险的叠加。

  因此,我们要打造一批有品牌价值的轻资产项目,如餐饮、民俗、文化产业、教育、中医药等。其中,中医药非常有潜力成为“一带一路”的标志性项目。例如,中医药在澳洲社会非常受欢迎,甚至有不少大学成立了中医系。2012年7月,澳洲本地的中医师开始由全国统一注册管理。这意味着中医师在澳洲终于获得合法的行医“身份证”,这也是中医首次在西方国家获得正式承认及注册。这方面,澳大利亚走在了西方国家的前列。建议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中澳双方在中医孔子学院模式拓展、中医药国际化研究以及标准认证等领域开展广泛合作,以此成为中医药走向西方世界乃至国际社会的“试验田”。

  相关链接
茶马古道与“一带一路”建设 2015-12-31
以开放理念引领“一带一路”建设 2015-12-31
亚太区域国际经济合作新进展 2016-04-01
                       
Copyright @ 2012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