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刊简介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本刊目录 过刊目录 本刊启事 读者留言 投稿指南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观察
加入SDR对人民币国际化意味着什么*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6-03-03  【打印】【关闭

  2015年11月30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公布了5年一次的特别提款权(SDR)定值审查结果,对SDR的篮子货币进行了调整,正式接纳人民币作为SDR的篮子货币,这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里程碑。然而,加入SDR后,人民币的国际需求与供给将出现新的变化,中国经济很可能在“十三五”开局之年不得不经受来自资本流动、人民币汇率波动等金融领域的严峻考验,需要我们保持清醒的认识,找准问题的症结所在并进行有效应对。

  一、加入SDR标志着人民币国际化取得重大突破

  人民币国际化是21世纪中国的重大国家战略之一。获得与中国的国际经济地位相匹配的国际货币地位,是我国构建良好、可控的国际经济环境的制度性基础,也是我国增强经济、金融安全的重要保障。

  国际货币是国际公认的一般等价物和流通媒介。一国货币要充当国际货币,必须具备以下条件:具有雄厚的综合经济实力,货币的价值有经济支撑;在国际贸易中占据重要地位,各国在进出口中对其货币有较大需求;政局稳定,货币价值较少受到政治风险的冲击;资本自由流动,国际社会需要该国货币时可以不受限制地获得;汇率相对稳定,避免汇率的大起大落对进出口贸易以及短期资本流动的扭曲;有效的宏观管理能力,能够制定有效的宏观经济政策。过去100多年来,只有英镑、美元、日元、欧元等少数货币成为了国际货币。

  自从2009年人民币开始跨境贸易计价结算以来,人民币国际化一路高歌猛进。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从国际货币的职能出发,动态考察国际贸易计算、国际金融交易和官方储备中人民币的实际使用情况,编制了人民币国际化指数(RII)。2014年,RII指数达到2.47,在过去5年中增长了120倍。如此快速的国际化进程,显然是IMF将人民币纳入SDR的重要决定因素。当然,为了满足人民币充当国际货币的所有条件,中国政府也做出了大量努力。2015年,中国完成了利率市场化改革,建立起以国债利率为基准的收益率曲线;改革人民币中间价,基本实现了人民币汇率市场化。这两项改革为人民币加入SDR扫清了技术障碍。此外,中国还实行沪港通机制,允许外国央行等金融机构进入我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大幅度提高了证券市场的开放度。事实上,2015年,IMF进行SDR定值审查时,中国对外贸易总额中,人民币结算的份额已经超过25%;全球贸易总额中,人民币结算份额接近3%;国际贸易融资中,人民币超过欧元排名第二;全球外汇市场交易中,人民币交易量名列第五。因此,人民币加入SDR不过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二、人民币国际化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回顾SDR创设以及日元国际化的历史,不难得出一个结论,加入SDR并不表明人民币国际化大功告成,它只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新开端,人民币国际化道路仍然是曲折而漫长的。

  1944年,IMF成立后,通过了《布雷顿森林协定》,由此建立了“美元与黄金挂钩,其他货币与美元挂钩”的战后国际货币体系,赋予美元国际货币地位。20世纪60年代,随着国际贸易和投资的增长,国际流动性需求越来越大。因为美元无法满足各国对国际流动性充裕以及国际货币价值稳定的基本要求,产生了“特里芬难题”:要提供足够的国际流动性,美国就必须保持国际收支逆差;要维持美元储备的币值稳定,美国则必须保持国际收支顺差。为了解决“特里芬难题”,补充国际货币的供给不足,IMF于1969年创设了SDR,用于IMF内部及其与成员国央行之间的计价结算和提款交易。尽管SDR天生就是国际货币,但其诞生后不久,美国政府于1971年8月15日宣布暂停美元兑换黄金,布雷顿森林体系开始解体。脱离黄金的约束之后,“美元荒”迅速转变为“美元灾”,国际流动性严重过剩,致使以补充国际流动性为初衷的SDR显得无用武之地。迄今为止,SDR只发行过3次,规模不足2000亿美元,在国际储备总额中仅占3%。此外,SDR的使用范围较窄,不能使用于私人部门。从某种意义上讲,SDR并不是一种重要的国际货币。尽管加入SDR确认了人民币的国际货币地位,但对于直接提升人民币国际使用份额的作用并不大。与2014年高达55.24、25.32的美元和欧元国际化指数相比,人民币国际化道路还很漫长。

  从20世纪50年代起,日本创造了持续增长30年的经济奇迹,进而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贸易顺差大国。1969年SDR诞生时,其货币篮子由经济最发达的16个国家的货币组成,日元就在其中。1980年,SDR篮子货币简化为5个,即美元、马克、日元、法郎和英镑。20世纪80年代,日元国际化曾经达到较高水平,在全球国际贸易结算中的份额接近20%,在SDR中的份额也高达19%。然而,由于日本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失误,在1985年的广场协议之后,日元在短时间内大幅升值,导致日本出现了产业空心化,房地产价格飞涨。当房地产泡沫破灭后,日本经济长期负增长,陷入了流动性陷阱,整整失去20多年。最近20年,日元国际化仍在不断地倒退。在日本贸易总额中,日元结算比例不足10%;在全球国际储备中,日元的比例约为3%。日本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货币的国际化进程不会一帆风顺。如果中国出现经济增长乏力,不能妥善协调与美国的经济政策和利益冲突;如果人民币汇率波动过大,国际投机得不到有效遏制,人民币国际化就有可能重蹈日元的覆辙。

  相关链接
                       
Copyright @ 2012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