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刊简介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本刊目录 过刊目录 本刊启事 读者留言 投稿指南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观察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突破须先“去杠杆”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6-01-24  【打印】【关闭

  一、中国经济高杠杆危害中国经济安全

  一般来讲,衡量杠杆率的指标分为两种:一种称之为总指标,以国内信贷占GDP的比重来衡量,2014年底,我国国内信贷占GDP的比重为169%;另一种称之为分部门指标,即政府部门杠杆率、非金融企业杠杆率、居民部门杠杆率和金融机构杠杆率。政府部门杠杆率用政府债务占GDP比重来衡量,2013年6月底,我国政府部门杠杆率为36.7%[1]。非金融企业杠杆率用企业负债占总资产的比重来衡量,2014年,我国企业部门杠杆率为110.8%[2],这一数值高于德国的49%、美国的72%、日本的99%。居民部门杠杆率用居民贷款占GDP的比重来衡量,2014年,居民部门杠杆率为30.6%[3]。金融机构杠杆倍数用总资产除以所有者权益来衡量,2014年底,我国的银行、证券和保险的杠杆倍数分别为15倍、3倍和10倍[4]。

  导致我国杠杆率较高的原因主要包括以下四个方面,一是我国应对国际金融危机采取的刺激计划是导致企业高杠杆率的直接因素。二是流动性充裕,银行提高效益的愿景迫切是非金融企业杠杆率高企的外部因素。三是企业投资欲望强烈,但融资方式单一,加大了高杠杆率。四是影子银行规模迅猛发展,助推企业高杠杆率。

  我国的供给侧改革为什么要去杠杆?主要原因是高的经济杠杆率存在风险隐患。第一,杠杆水平抬升是金融危机的先行指标。国际上普遍存在一个“5-30”规则——即主要经济体在金融危机爆发前杠杆率急剧上升,通常危机爆发前的五年时间内信贷占GDP的比重会上升约30个百分点。中国国内信贷占GDP的比重从2008年的121%迅速上升至2012年的155%,上升34个百分点。34%确实意味着信贷过度扩张,应当引起监管机构的警惕。第二,地方政府短期债务较多,存在流动性风险。我国的地方政府债务大多投向基础性、公益性项目,投资期限较长,资金回收慢。地方政府债务与资金使用期限错配严重,政府的再融资压力大,流动性风险需要关注。第三,与其他经济体的非金融企业杠杆率水平相比,我国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确实偏高。杠杆率上升到一定程度,利率自然上升,企业财务成本不断增加,债务风险日渐积累,进一步弱化企业投资能力,对企业长期可持续盈利能力带来较大负面影响。第四,居民部门负债结构主要为住房抵押等消费性贷款,风险来自房地产市场。除了房地产行业的相关企业自身是债务融资的重要主体外,土地及房地产还是政府部门、非金融企业、居民及家庭等各类经济主体融资的重要抵押品。大量抵押品价值的稳定将直接影响到金融企业信贷资金和整个债务链条的安全性。第五,金融机构过度杠杆导致系统性风险增加。当金融机构债务规模过大、资产负债表杠杆程度过度时,用于抵御风险的资本基础越薄弱;银行系统中脆弱性机构越多,抵御外部冲击的能力越弱。如果出现触发事件,单个或多个机构发生危机的可能性越大,金融市场功能被冲击破坏的概率越大,系统性风险隐患大为增加。

  由此可见,过度和不当运用金融杠杆会产生巨大的风险,高杠杆率使金融机构内在脆弱性更高,金融衍生工具的杠杆效应使金融体制脱离物质基础,金融机构过度杠杆导致系统性风险增加,过度杠杆加深关联度,进一步放大系统性风险,导致风险传染链条深入到全球经济的各个方面,使得危机从金融领域蔓延到整个经济领域进而造成经济危机。

  相关链接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多管齐下” 2016-01-24
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化解产能过剩* 2016-01-24
发挥创新驱动在供给侧改革中的战略引领作用 2016-01-24
供给经济学与我国的“供给侧”改革 2016-01-24
关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2015-12-31
                       
Copyright @ 2012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