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刊简介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本刊目录 过刊目录 本刊启事 读者留言 投稿指南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外马克思主义
高兹的新社会主义观简评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5-08-04  【打印】【关闭

  面对世界生态问题日益凸显和“绿色运动”的风起云涌,当代法国左翼思想家高兹根据人类社会的新实践,不断尝试推动马克思主义的新发展。高兹不仅尖锐批判了资本主义社会,而且还对传统社会主义进行了深刻反思。高兹在捍卫社会主义的同时也拓展了社会主义理论,形成了独具理性魅力的新社会主义观。目前学界已对高兹的新社会主义观从生态构想、生态理性阐释和技术反思等视角做了很有见地的分析和研究,但需进一步系统的研究和梳理。在新世纪新阶段,进一步研究高兹的新社会主义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和领会十八大精神,认真落实科学发展观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一、对资本主义的批判

  高兹通过对经济理性和生态理性的深入分析,对资本主义所秉持的经济理性给予了尖锐批判,揭露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局限性。高兹认为存在两种理性。一种是经济理性,就是以利润最大化为目标的理性,在这种理性的支配下势必会造成生态危机,高兹认为这种理性是资本主义的理性;另一种是生态理性,就是以生态和谐为目标的理性,这种理性有利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高兹认为这是社会主义的理性。

  高兹认为经济理性是以计算和核算为基础,通过计算机和机器人的应用,把由于劳动生产率提高所节约的劳动时间尽一切可能加以利用,让其生产出更多的剩余价值。“计算机化和自动化具有一种经济的合理性,确切地讲,它以尽可能有效地使用生产要素的经济需求为主要特征。……这种合理性的目的在于使生产要素发挥作用时更加经济化,它要求用简单的度量衡单位标准对生产要素的使用加以衡量、计算和规划。”[1]高兹认为经济理性的逻辑是追求效率至上和利润第一,它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而不断得到扩张。在前资本主义社会中,人们奉行“知足常乐”和“够了就行”的原则。在资本主义社会,生产的目的是为了交换,追求 “越多越好”。经济理性使利润成为衡量生产的客观标准,“挣钱带来的满足与从事功能性的工作导致的自由的丧失相比更重要。在很大程度上,获得收益成为了人的活动的首要目标,任何最终不能获得经济补偿的活动都被终止。金钱取代了其他价值并且变成了它们的唯一尺度。”[2]经济理性主张生产规模越大越好,消费越多好的原则,不断激发人的贪欲,肆意破坏自然资源,追求高额利润。高兹借用哈贝马斯的“认识—工具合理性”指出:“经济理性,作为‘认识—工具合理性’的一种特殊形式,它不仅错误的扩展并导致了不可行的制度行为,而且使社会内在一致、教育和个人社会依赖非常理性的结构被‘殖民化’、异化和毁坏。”[3]经济理性的非理性扩张,使人类的理性被工具理性盘踞,使生活世界“殖民化”,必然造成人的意义和价值的丧失。“资本主义社会过去和现在都是这样社会的唯一形式,这样的社会以最大限度地提高生产率和利润为目标,使竞争成为它的第一法令,不懈地追求把社会、教育、劳动、个人和集体的消费纳入资本最大可能的物价稳定措施的服务中,因此,扩张了经济理性的统治,经济理性借助于市场的逻辑在生活和工作的所有领域毫无限制的表现自己。”[4]高兹认为经济理性主导的资本主义的生产过程就是毁坏自然资源制造生态危机的过程。经济理性的非理性导致经济理性主导社会的非理性,不仅经济的增长以牺牲环境和资源为代价,以透支子孙后代的福祉换来虚假繁荣,而且还不能使人的真正需要得到满足。

  经济理性必须被生态理性所替代。“更少的生产,更好的生活”是高兹对生态理性社会的形象概括。“生态理性使我们认识到经济活动的效率是有限的东西,它依赖于超经济的条件。特别是,它使我们发现,越过一定的门槛,在经济上试图克服相对匮乏的努力造成了绝对的、不可克服的匮乏。回报是负的,生产造成的破坏比其生产的更多。当经济活动破坏了原初生态圈的均衡或摧毁了不可再生、不可恢复的资源时, 这种颠倒现象就会出现。”[5]生态理性要求摒弃高生产高消费的模式、注重提高生活内在质量,把经济理性限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并使它从属于生态理性。“生态理性存在于,在满足人们的物质需要时,是通过以存在的可能的最好方式,提供在数量上尽可能少、使用价值和耐用价值尽可能高的物品,从而以最少化的劳动、资本和自然资源消耗来生产这些物品。”[6]经济理性支配下资本主义的生产必然导致无止境地消耗自然资源,最终造成生态危机。因此,为了避免生态危机,就必须克服资本主义经济理性的局限性,发展生态理性。高兹指出,发展社会主义的生态理性是克服资本主义经济理性局限性的必然出路。

  相关链接
中国社会主义的巨大历史张力及矛盾运动 2015-02-15
 耀邦同志倡导并推进社会主义的研究 2015-11-26
                       
Copyright @ 2012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