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刊简介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本刊目录 过刊目录 本刊启事 读者留言 投稿指南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外马克思主义
《21世纪资本论》的政治蕴含及现实意义*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5-04-25  【打印】【关闭

  《21世纪资本论》早已成为众多媒介热衷于讨论的话题。从国内外学者对《21世纪资本论》这部文本的政治蕴含的研究可以看出,目前就该问题热烈争论的焦点是:皮凯蒂的理论是否从属于马克思主义,也即是说,皮凯蒂是马克思主义者还是反马克思主义者?这部与马克思的经典文本《资本论》在标题上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作品到底是不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旨归呢?如果是,何以见得呢?如若不是,哪又为何呢?纵然不是,它又有哪些现实意义呢?

  一、《21世纪资本论》的基本要义

  《21世纪资本论》最大的优点就是基于皮凯蒂及其合作者在过去15年的工作中所搜集的历史经验数据统计。该文本对法国、英国、美国、德国以及日本300多年来的税收记录做了分析,揭示了发达国家不平等演化的路径。它证明了一个简单的道理:富者越富,穷者越穷。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富者的财富并没有产生自由主义者所极力宣扬的“涓滴效应”,即通过给富人和大公司减税来促进经济发展,财富会自然而然地向社会下层渗透扩散;相反,财富正变得越来越集中,收入正变得越来越不平等。

  “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里,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愈演愈烈的收入和财富分配不均的问题已经成了社会科学研究和政治斗争的主题。”因此,皮凯蒂对18世纪以来财富和收入分配的动态变化的梳理应该被视为是对这场斗争的回应,目的是通过海量的数据分析获取经济发展的普遍规律,证明自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以来全球化的不平等现象正在加剧,并对21世纪的社会发展发出警告。

  皮凯蒂不仅动用了大量的数据,更采用了独特的经济学研究方法。他对学院经济学派做了批判:“坦率地说,目前的经济学科不惜牺牲历史研究,牺牲与其他社会科学相结合的研究方法,而盲目地追求数学模型,追求纯理论的、高度理想化的推测。这种幼稚的做法应该被摒弃了。”[1]他认为,这种对数学的痴迷是获取科学性表象的捷径,因为它不需要回答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中那些更复杂的问题。因此,皮凯蒂在研究不平等现象的过程中,批判了库兹涅茨曲线与基尼系数等理论,转向了对财富分配的历史动态研究,其最关注的指标是资本/收入比。

  通过分析关于收入不平等和收入分配的数据,以及关于财富分配和财富—收入关系的数据,皮凯蒂发现,从18世纪后期到20世纪30年代,收入和财富分配不公的趋势一直逐渐拉大。“二战”以后,收入分配有了很大的改善,但从20世纪70年代中叶起,又逐渐恶化。

  皮凯蒂利用“资本主义的两个基本定律”以及“资本主义的核心矛盾”对此做了解读。资本主义第一基本定律:α= β× γ,其中β是资本/收入比,α是国民收入中资本收入的比重,γ是资本的收益率。该公式是一个会计恒等式。根据定义,该等式适用于所有历史阶段。[2]虽然它不能告诉我们“国家的资本/收入比(β)是如何决定的”,但却能够表明“这三个变量不是孤立的,而是相互关联的。”[3]

  他的“资本主义的第二基本定律”是:β= s/g,β为资本/收入比,s是储蓄率,g是经济增长率。“它反映了一个浅显但重要的事实:储蓄较多而增长缓慢的国家将在长期中积累起更大数量的资本(相对于收入而言),而巨额资本反过来会对社会结构和财富分配产生重大影响”,换句话说就是,“在增长接近停滞的社会里,过去积累的财富将不可避免地获得超出与其实际重要性相匹敌的地位。”[4]

  正如查理·波斯特(Charlie Post)所言?,皮凯蒂想用这两个“定律”阐释这样一个事实,即短暂的资本—产出比率在1945—1975年间的降低急剧减少了资本收入的份额,并导致了经济不平等现象的轻微的减弱。他更想阐释,在“光辉30年”之前和之后,资本/收入比的不断增长为何会导致资本收入的增长以及收入与财富不平等现象的加剧。[5]皮凯蒂以“资本主义的核心矛盾”(γ> g,即资本收益率大于经济增长率)为关节点对此做了阐释。“光辉30年”不公平现象的不断减弱是由两方面造成的,“一方面,由于两次世纪大战和剧烈的政治动荡、国有化、严格的金融监管、对资本收入征收高额税收,导致资本收益率大幅度下降。尤其是扣除了税收之后,资本收益率一度跌至1%~2%。与此同时,经济增长率却很高,甚至接近4%,因此出现了极为罕见的γ和g倒挂的现象。”[6]但这决不能表明,资本主义基本结构矛盾(γ> g)已经被克服了。

  从整个历史数据来看,皮凯蒂认为,除“光辉30年”以外,资本收益率通常都大于经济增长率,而这会带来巨大的不公平。走进21世纪,人口增长放缓,老龄化社会严峻,在皮凯蒂看来,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率将很难超越1%~1.5%,而如果有4%~5%的平均资本收益,γ> g可能将再度成为21世纪的准则。“这将意味着,过去的财富积累比产出和工资增长得要快。这个不等式表达了一个基本的逻辑矛盾。企业家不可避免地渐渐变为食利者,越来越强势地支配那些除了劳动能力以外一无所有的人。”[7]归根结底,皮凯蒂想要表达的就是,“自由市场经济通过使国民收入的份额不断地流向财富持有者,有系统地支持财富。要抵消这种所谓的倾向,皮凯蒂建议对高收入者和富有者征收重税。”[8]

  相关链接
《资本论》关于市场经济的逻辑 2015-03-23
在何种意义上马克思主义 2014-03-25
从文本的关联看马克思主义的整体性 2015-09-28
西方马克思主义空间生产理论探析* 2014-07-27
                       
Copyright @ 2012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