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刊简介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本刊目录 过刊目录 本刊启事 读者留言 投稿指南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外马克思主义
生态社会主义之研究现状与意义*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5-01-20  【打印】【关闭

  20世纪60年代以来,随着经济全球化向纵深方向的不断推进和拓展,生态问题日益突出并爆发为新的全球性问题。从大多数国家的发展经验看,既能加快经济发展步伐,同时又不增加环境的负担,似乎是一个很难兼顾的两难选择。这个难题在发展中国家表现得尤为突出。比如,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发展中国家,一方面不得不想方设法解决发展本国经济、改善人民生活的世纪难题;另一方面却又不得不痛苦地面对环境污染引发的生态问题以及由此滋生的若干社会问题。面对此景,世界上一些有识之士从各个角度提出了许多有价值的解决方案,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生态社会主义理论即是其中具有创见的方案之一。它从思考人与自然的关系发端,把人类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活动一并置于生态运动中进行考察和评价,进而开辟出21世纪人类观察与评判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社会问题的新视界,其理论和现实意义十分重要。正因如此,诸多学科领域的研究者,包括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以及伦理学等,纷纷开始关注和研究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生态社会主义理论。

  一、生态社会主义的概念界定

  对于什么是生态社会主义,即生态社会主义的概念该如何界定,目前学术界尚未达成共识。西文中的生态学一词是从希腊语olkos派生而来。在希腊文中,olkos是家园的意思,生态学范畴意义上的“家”则指的是自然界。19世纪时,“生态学”一词主要被理解为非人化自然之间存在的生态依存关系,而作为当代自然科学的一个新的整体学科,它直到20世纪60年代才真正凸显出来。在当今的主流话语背景下,“生态学”一词的主要话题是各个国家都无法忽视的生态文明,它是指人类遵循客观规律,按照自然、社会和人和谐发展而取得的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总和;是指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和谐共生、良性循环的文化伦理形态[1];是人类为了谋取自身发展而对自然进行改造,以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全部成果,它表征着人与自然之间相互影响、相互制约的结果和状态。

  “生态社会主义”(eco-socialism)这个概念是加拿大的社会学教授、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代表人物之一——本·阿格尔(Ben Agger )首先提出的。1978 年,他在其成名作《西方马克思主义概论》中把“生态社会主义”归纳为:“旨在用马克思主义的方向来指导生态运动,从而使我们能够提出介于能源浪费的资本主义和能源浪费的极权的社会主义之间的‘第三条道路’”[2]。美国的西方马克思主义者詹姆斯·奥康纳(James O' Connor)把“生态社会主义”界定为:“一种在生态上合理而敏感的社会,这种社会以对生产手段和对象、信息等等的民主控制为基础,并以高度的社会经济平等、和睦以及社会公正为特征,在这个社会中,土地和劳动被非商品化了,而且交换价值从属于使用价值”[3]。这一界定凸显了西方马克思主义所设想的未来生态社会主义的基本社会特征。

  另两个美国学者弗·卡普拉(Fritjof Capra)和查·斯普雷纳克(Charlene Spretnak)在他们的《绿色政治——全球的希望》一书中强调:“生态社会主义”是一种“保护生态平衡,维护世界和平,为人类未来创造良好生存环境”的社会运动,其运动宗旨是为革除现代工业社会的弊端,构建“保护生态的、自我管理、解放的社会主义”[4]。这种提法突出了生态社会主义是一种社会运动。德国学者汉斯·萨克塞(Hans Sachsse)认为,“生态社会主义”指的是:“将社会主义作为基本立场的生态学社会方案”,“最好被理解成一种立足于马克思主义的主旋律和社会主义的行动主义的、通向生态社会的途径”[5]。在这里,汉斯·萨克塞指出了生态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关联。日本学者岩佐茂指出,“生态社会主义” 是“在社会主义的一般概念基础上,尤其把环境问题作为社会主义的重要支柱之一来强调的社会”[6],显然,他把社会主义与环境问题联系在了一起。

  对于20世纪70 年代以后兴起并日益壮大的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生态社会主义,我国学者在最近二十年间逐渐形成了研究热潮,他们对什么是生态社会主义也有自己独特的理解。其中,学者余谋昌认为,生态社会主义在理论上是生态学原则与社会主义的结合,即人与人的社会关系矛盾分析和人与自然的生态关系矛盾分析的统一,在实践上是未来生态文明的社会存在形态或样式,因而是一种新型的科学的社会主义[7]。另一个界定生态社会主义比较有特色的是学者郇庆治,他从环境政治学的角度对生态社会主义进行了界定:生态社会主义是一种与生态自治主义相对应的生态政治理论流派与运动,是马克思、恩格斯之后特别是当代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理论家依据生态环境问题的政治意义日渐突出的事实而逐渐形成的、在社会主义视角下对生态环境问题的政治理论分析与实践应对[8]。

  中外学者们对生态社会主义的含义虽然理解各异,但一般皆主张它有广义和狭义之分。从狭义上看,生态社会主义是欧洲绿党的一个流派,后者是生态运动的产物。生态运动是西方新社会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新社会运动又是西方大左翼运动的分支。绿党内部派别林立,一般认为其由五个主要的流派构成:生态社会主义(eco-socialism)、生态现实主义(eco-realism) 、生态激进主义 (eco-radicalism)、生态自由主义(eco-liberalism)以及生态女性主义(eco-feminism)。由于绿党内部组织松散,理论体系混杂,各流派之间并无明确界限,因此上述划分并不严格。从广义上看,生态社会主义简称“红绿联盟”,即是以绿党为代表的生态运动和其他左翼组织联结形成的联合体;是20世纪下半叶在西方马克思主义基础上兴起的一种政治理论与实践,它试图将社会主义政治传统与对生态环境新议题的政治关心(政治意义上的生态学)结合起来;是传统社会主义理论对现代生态学理论的回应和主动吸纳;是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分支流派。

  相关链接
“弱”人类中心主义范式构建生态社会主义* 2014-09-24
                       
Copyright @ 2012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