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刊简介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本刊目录 过刊目录 本刊启事 读者留言 投稿指南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外马克思主义
浅析大卫·哈维不均衡地理发展理论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4-09-24  【打印】【关闭

  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共产党宣言》等著作中提出了世界历史的思想,认为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技术的不断发展,各民族狭隘的民族主义必将汇入世界历史进程。自此,西方马克思主义者运用马克思的世界历史思想,从不同视角、方式、层面展开了对全球化问题的探讨,并提出了独特而新颖的理论。列斐伏尔曾认为,空间的不平等是资本主义积累所必须的;爱德华·苏贾也曾经说过:“资本主义存在本身就是以地理上的不平衡发展的支撑性存在和极其重要的工具性为先决条件的。”[1]曼德尔则在《晚期资本主义》一书中,分析了地理不平衡发展的重要性。在大卫·哈维看来,不均衡地理发展是非常值得大力研究和关注的概念,它是当今资本主义社会,尤其是全球化以来,各种社会问题产生的根源,同时,不均衡地理发展理论也是他从空间角度构建其政治学的核心内容。

  一、哈维不均衡地理发展理论提出的背景

  哈维对不均衡地理发展理论的论述集中体现在其著作《全球资本主义的空间:走向一个不均衡地理发展理论》中,主要是针对当今全球空间呈现出的多样化发展而提出的,他旨在回答两个方面的问题。

  一方面主要回答:资本主义在马克思之后获得了长足的发展。二战后,伴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资本主义并没有按着马克思所预言的走向灭亡,相反,其社会出现了“超稳定”的局面。一些理论家,开始叫嚣着“马克思主义过时论”。“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资本主义的未来一直遭到严重质疑。今天的情形完全不同了,因为来自社会主义的挑战已经土崩瓦解。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做过尝试的地方,社会主义都遭遇了失败并被迅速抛弃。资本主义俨然成为一种真正全球性的现象。”[2]资本主义为什么会幸存?面对这一问题,哈维认为,有必要从空间角度,通过阐释资本主义社会的不均衡地理发展来回应。

  在他看来,差异性和多样性在今天的理论中具有重要的作用,它承载着打开人类可能未来的重任。在阐述这个问题时,我们遇上了马克思本人为我们设定的障碍。众所周知,马克思描述的历史客观规律是一种有差异的个人联合体,在已经同质化的资本主义世界废墟上诞生的。然而,这种同质化的资本主义世界并没有出现,相反我们看到的却是资本主义不均衡地理发展中差异性和多样性的体现。“一方面,空间障碍和地区差异必须被打破。然而,完成这个最终目标的手段却是必须生产出新的地理差异,这些地理差异成为将要被克服的新型空间障碍。资本主义的地理的组织化使这些矛盾内化进价值。”[3]哈维认为,这是因为马克思对资本潜在力量的低估,对资本三种空间能力评价的不足。一是通过雇佣劳动和市场交换而实现的全面同质化中粉碎、分割及区分的能力;二是吸收、改造过去文化划分的能力;三是制造空间差异、从地理政治学上动员的能力。

  他认为,正是资本的这三种空间能力,造成了资本主义世界的不均衡地理发展,并形成了世界市场,在时间和空间上延长了资本积累的过程,缓解了因过度积累而引发的经济危机的问题,从而使资本主义继续向前发展。但这并不是说,马克思的预言失败了。在哈维看来,资本主义通过不均衡地理发展只是缓解了经济危机,并没有从根本上消除。只要资本存在,只要资本的本性没有发生改变,马克思的预言终将实现。

  另一方面主要回答:当代政治经济命运为何极其多变。当今世界政治经济形势极度多变,“横越世界经济体内部各空间(各种不同尺度)的当代政治经济命运极度多变”[4],尤其是冷战后,两极对峙局面被打破,多极格局形成。但是由于打破了原有的力量平衡,民主、宗教、领土等矛盾日益凸现,霸权主义、恐怖主义威胁世界和平。

  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必须深入地研究不均衡地理发展理论,哈维认为当代最为复杂和最为突显的政治特征就是不均衡地理发展的长期性和永久波动性。正是因为全球资本主义发展表现出不均衡地理发展的特质:技术急剧发展,人员、资金、信息等在全球规模上的高度流动,生产、技术、资本在全球空间的重新布局等,带来了国家发展与政治主题的深刻变化。这一观点也得到了共识,“推动资本主义发展的全球性和国家性动力、劳动力的国际化分工、国际权力关系的帝国主义体系、围绕着劳资关系的冲突,都使得地理空间之间和社会阶层之间的经济、社会、政治和文化水平的两极分化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极端程度”[5]。也正是由于当代社会中不均衡地理发展的事实是客观存在的,于是,在寻求可能性替代性方案中,又为不均衡地理发展创造了机会,从而造成了现代政治经济命运的极度变化。

  哈维认为,正是由于当代资本主义为什么会幸存以及当代政治经济命运为何极其多变这两个问题的存在,需要我们深入而细致地研究和探讨不均衡地理发展理论,探讨隐藏于资本主义繁荣之后的本来面貌。

  相关链接
资本主义还有未来吗?* 2015-05-25
                       
Copyright @ 2012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