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刊简介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本刊目录 过刊目录 本刊启事 读者留言 投稿指南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视野
美古关系正常化原因与前景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6-04-28  【打印】【关闭

  美国总统奥巴马于2016年3月正式访问古巴,美古关系出现了里程碑式的变化。美古关系的破冰,有超出双边关系本身的政治意义。自冷战以来,双方的矛盾一度积重难返,意识形态、移民、间谍、关塔那摩等问题障碍重重,以致冷战结束20多年双边关系始终处在敌对状态,成为全世界冷战遗产的标志性象征。2013年开始,通过持续了18个月的秘密谈判,美古双方于2014年12月17日同时宣布将启动恢复外交关系的进程。如今,奥巴马在即将卸任之时终于访问古巴,美古关系正常化迈出关键性一步,奥巴马本人称其为“美国50多年来最为重大的政策调整”[1]。西方媒体则认为两国“敌对关系的退休是在书写历史”[2]。美古关系变化背后的原因、影响和未来发展方向都值得我们深入分析。

  一、促进美古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动因

  美古关系突然实现转折并非偶然之举,而是顺应当今国际格局及多方势力期望,符合美古两国各自的国家战略与利益需求,此外还与两国领导人的个人因素不无关系。

  1. 国际因素

  冷战结束后,和平与发展成为当今世界的主题。美国对古巴的长期制裁并未得到国际上其他势力的支持,日益陷入失道寡助的困境;国际上推动美古关系正常化的力量不断扩大。表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是联合国和各大国的态度。联合国大会自1991年起,每年都通过决议要求美国解除对古巴的经济制裁。作为美国的主要盟友,欧盟在西班牙等国的推动下,于2008年6月取消了对古巴的制裁,并在菲德尔·卡斯特罗卸任后与古巴恢复低级别的接触。2014年3月,欧盟和古巴历史性地正式启动双边关系正常化谈判。目前,欧盟已经成为古巴的最大投资方。在每年赴古巴的外国游客中,有30%来自于欧盟国家[3]。此外,中国、俄罗斯等大国都在积极发展同古巴的关系。目前,中国是古巴第二大贸易伙伴,古巴则是中国在加勒比地区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俄罗斯把古巴作为重要的战略合作对象。除了为古巴提供军事人员培训以及出售战斗机、坦克等军事装备,俄罗斯油气巨头也与古巴进行了多个合作项目,开采古巴的近海石油;作为交换,在乌克兰危机、叙利亚等问题上,古巴都给予俄罗斯支持。总之,从全球层面来看,美国对古巴的敌对政策既得不到盟友的支持,又受到来自中、俄等大国的竞争压力。

  其次是拉美地区政治局势的变化。美国长期把拉美视为自家“后院”,二战后积极扶持亲美的军事独裁政府,成立“美洲国家组织”,以维持其在该地区的主导地位。1962年,在美国的施压下,美洲国家组织以勉强2/3多数通过决议,将古巴除名,并实施对古巴的集体制裁。然而,近年来,拉美地区左翼力量纷纷上台执政,寻求摆脱美国的干涉和控制,探索适合拉美自身的发展道路,建立平等合理的国际秩序。2009年,第39届美洲国家组织以“拒绝暴力”为主题,通过决议废除1962年除名古巴的决议,结束了对古巴长达47年的孤立政策。2012年4月,美洲国家峰会在哥伦比亚召开,古巴表示有兴趣加入该组织,但遭到美国反对。美国的态度引起与会其他成员国领导人不满,他们集体向美国抗议,要求美国改变损害拉美地区整体发展的古巴政策。拉美地区还积极成立自主性地区组织。2011年,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简称“拉共体”)在委内瑞拉成立,这是首个没有美国和加拿大参加的美洲国家组织,古巴也是其成员国之一。2014年1月,古巴甚至成为第二届拉共体峰会的主办国[4]。在一定程度上,拉美国家将古巴问题视为美国对拉美国家平等尊重态度的试金石。这为古巴破除美国外交封锁提供了重要的外部条件。

  最后是部分国际力量的积极斡旋。加拿大和梵蒂冈教皇在推动美古关系缓和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加拿大与美国有着特殊的友好关系。但加拿大在古巴问题上却坚持抵制住来自美国的压力,与墨西哥一起成为古巴革命后西半球仅有的两个未与古巴断交的国家。1990年,加拿大正式加入美洲国家组织,开始扮演起美古两国之间的协调者角色。此次美古关系开启正常化之前进行的秘密谈判,多是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举行的。在对古巴的议题上,加拿大的执政党和反对党保持了难得的一致,从而保证了加拿大在此次转折中发挥具有建设性的作用。另一方面,古巴虽然是社会主义国家,但卡斯特罗政府实施开放的宗教政策。1992年,古巴宪法将其国家性质从“无神论国家”改为“世俗化”国家,从而放开了对宗教信仰的限制。多年以来,宗教团体是少数能进入古巴境内的美国团体之一。古巴有六成以上的居民都是天主教徒,与梵蒂冈之间有着牢固的精神纽带。历届教皇都非常关注美国与古巴之间的关系。现任教皇方济各作为首位来自拉美地区的教皇,把推动美古关系改善作为其重要的目标之一。2014年3月,奥巴马总统访问梵蒂冈,方济各向奥巴马提出了促成美古关系解冻的可能性,并在同年夏天分别致信奥巴马和卡斯特罗,呼吁双方“解决具有共同利益的人道主义问题,包括政治犯问题,以展开两国关系的新篇章”[5];同年秋季,方济各在梵蒂冈主持了美国与古巴官员关于释放阿兰·格罗斯的谈判,以开启两国谈判的新进程。美古关系修复是方济各自2013年当选教皇以来取得的最大外交成就,而此次梵蒂冈所发挥的重要作用,不仅增强了罗马教廷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力,也证明了其一直努力推行的宗教外交有不可忽视的独特价值。

  相关链接
                       
Copyright @ 2012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