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刊简介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本刊目录 过刊目录 本刊启事 读者留言 投稿指南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视野
利用国际机制 增强中国国际话语权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6-04-28  【打印】【关闭

  “国际话语权就是对国际事务、国际事件的定义权,对各种国际标准和游戏规则的制订权以及对是非曲直的评议权、裁判权。”[1]国际机制是国际体系的制度化结构,包括国际组织、国际协议、国际准则以及国际惯例等。美国学者克拉斯纳在1983年把它定义为“国际行为体在国际关系的某个特定领域中所遵循的一整套或明示、或暗含的原则、准则、规则和决策程序”[2]。二战结束以来,国际机制在维护世界和平与经济有序发展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冷战结束后,经济全球化加速发展,各国之间相互依赖程度加深,国际机制的作用增强。在全球化与经济相互依赖日益加深的当代,机制化已经扩展到了全球各个领域,是世界各国协调利益、调节矛盾、解决问题的重要方式与互动平台,成为国际体系的明显特征。目前大国之间的竞争,很大程度上是制度话语权之争,在国际机制中发挥作用的程度体现了一国的国际话语权。参与或建立国际机制,制定国际标准和游戏规则,是增强一国国际话语权的重要途径,也是一国国际话语权的重要体现。美国的霸权和话语权很大程度上就是通过主导国际机制来实现的,美国在现有的许多国际机制中占有主导地位和重要地位,美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中的特殊地位,保障了美国的经济利益,冷战时期建立的北约和美日韩政治军事同盟对于美国维护世界霸权仍起着重要作用。

  中国作为一个实力迅速上升的大国,也越来越重视通过国际机制增强国际话语权。2015年10月29日,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指出,“必须顺应我国经济深度融入世界经济的趋势,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和公共产品供给,提高我国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制度性话语权,构建广泛的利益共同体”[3]。这既是对2012年以来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新一届党中央领导集体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经验总结,也是对未来中国参与全球经济治理、增强中国制度性话语权的要求。当然,中国参与全球治理并不仅限于经济领域。充分利用现有的和新出现的国际机制,增强中国制度性话语权建设能力,应该从以下几方面着手:

  第一,充分利用现有国际机制,提升中国的国际话语权。中国真正参与国际机制是从1971年10月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开始的。改革开放后,中国广泛参与了国际和地区性的国际机制,并且在其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进入21世纪后,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长和国际地位的提高,中国参与国际机制的积极性和能力也日益提高。中国提升国际话语权,首先是在现有国际机制下,利用现有国际机制。正如习近平2015年9月22日在西雅图演讲时所指出的,“中国是现行国际体系的参与者、建设者、贡献者。我们坚决维护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核心的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世界上很多国家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都希望国际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方向发展,但这并不是推倒重来,也不是另起炉灶,而是与时俱进、改革完善”[4]。中国积极参与国际机制,并努力使其朝着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

  中国积极参与以联合国为中心的国际安全机制,在反恐、维和与核裁军等方面发挥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重要作用,为世界的和平稳定做出贡献。中国积极参与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等国际经济机制,努力维护世界自由贸易体制,利用主办APEC会议和G20会议之机,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改革与完善。中国积极推动国际金融体制的改革,以提高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和发言权。 2010年10月,在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各成员国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份额与治理改革达成“历史性协议”,发达国家同意向新兴经济体转移超过6%的投票权,中国在IMF中的投票权份额从不足4%升至6.19%,从第6位升至第3位,仅排在美国和日本之后。作为IMF中拥有一票否决权的最大股东,美国一直阻挠此协议顺利实施,美国国会拒绝批准IMF份额和治理改革方案,直到2015年12月,美国国会参众两院才批准这一方案。根据世界银行的决议,从2016年10月1日起,人民币将作为除英镑、欧元、日元和美元之外的第5种货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人民币成为首个被纳入SDR的新兴经济体国家的货币,人民币未来在SDR中所占权重将超过英镑和日元。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中地位的提升,是中国采取灵活务实的策略,循序渐进地改革国际机制,增强自己国际话语权的成功案例。这为我国利用现有机制提高国际话语权开创了很好的先例。

  相关链接
中国国际话语权:实力与理念的协调并进 2016-04-28
借“中国方案”提升国际话语权 2016-04-28
                       
Copyright @ 2012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