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刊简介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本刊目录 过刊目录 本刊启事 读者留言 投稿指南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建新论
党的执政方式的学理阐释与现实转向*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6-06-30  【打印】【关闭

  一、政党执政方式的学理阐释:三种释义

  2001年江泽民在庆祝建党八十周年大会上首次将“执政方式”引入党的政治语境。十余年间学界广泛展开“执政方式”的学理述议,迄今未艾,屡有创见,所呈现的观点略分为三类:一是以政党与权力的关系为内容的执政方式“权力论”。该类关于“执政方式”概念内涵的学理辨析,偏重于突出政党执政的权力属性,视“执政方式”为政治过程中政党运用权力的方式。其代表观点有两种:从狭义上将行政权作为政党政治权力形态的核心,“政党的执政方式,主要涉及政党与政府之间的关系,是指政党从政治共同体中获取和运用最高行政权力的过程、方法和形式。它大致包括权力的取得、运用及制约三个环节”[4];从广义上将公共权力作为政党政治权力形态的全部,“所谓党的执政方式,指的就是政党控制公共权力的途径、手段和方法。” [5]上述两种观点虽在权力的表征上有狭义与广义的区别,但实质上均以政党执掌政权的统治性为要义。二是以政党与制度的关系为基点的执政方式“制度论”。此观点尤为强调“执政方式”的制度属性,将“执政方式”的内涵与外延归于政党政治运行中的程序规则,“执政方式是一定的政党制度条件下政党执掌或参与国家政权的制度性规定,或具有法律效力的习惯形式。” [6]与之相似的观点认为,“执政方式还包括政党控制公共权力的体制与机制,因为说到底,体制和机制是这些途径、手段和方法的系统化、稳定化。” [7]可见,以制度界定执政方式,其价值取向为政党与政权关系的稳定性,而二者之间发生联系的关键则在于现代政党执政规律的提炼与实践。三是以政党与宪法的关系为媒介的执政方式“法律论”。认为执政方式“系指执政的法定方式,即宪法和国家法律予以确认的方式,它是国家政党制度和国家国体模式”[8]。作为“法理正义”与“形式正义”在政党政治过程中的承载,执政方式的正当性建基于国家法律的正当性之上,其中,尤以执政方式与国家宪法的关系最为紧要。一般而言,宪法是规范现代国家共同体的最高尺度,通过限制政治权力的实施和保障政治权力的实现以张扬其精神与原则,而“宪法正是为在权力与权利之间进行恰当的划界,有效地防止国家权力对公民权利的侵害而产生、存在和发展的。” [9]由此,在政党政治的意义上,执政方式与国家宪法的关系之辨证在确认执政党执政权力的有限性。

  前述从权力、制度和法律的维度论及政党执政方式的统治性、稳定性和有限性,三者立论不同,则结论必然不一,而学理逻辑也颇有差异。

  我们认为,政党的执政方式既有无产阶级政党从作为掌握地方政权的执政党到作为统掌中央政权和地方政权的执政党的革命序列,也有资产阶级政党作为地方政权的执政党和作为中央政权的执政党共享国家政权的分权结构。因此,广义的政党执政方式泛指政党获取、运作和监督国家政权的基本方式,其中,国家政权涵盖中央政权与地方政权两类;狭义的政党执政方式专指政党获取、运作和监督中央政权的基本方式,一般意义上的政党执政方式即是作此解。

  相关链接
对改革完善党的执政方式的粗浅思考 2015-09-01
                       
Copyright @ 2012 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 联系我们